????第一章

????萧云第三次睁开眼睛,绝望地发现出现在他视线中的依然不是他卧室里的节能灯, 而是可用天高云淡形容、一眼看不到边的蔚蓝天空。

????这肯定不是萧云老家的天, 在城市中长大的萧云上次看到这么蓝的天还是小学时去乡下舅舅家玩的时候了——好吧, 不用分辨天空颜色萧云也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很不对劲, 因为他现在是趴在地上、把脑袋枕在手臂上睡觉的姿势, 不……或许应该说前爪?他这对伸向前方、交叉着叠在草地上的前肢……和他家楼下邻居养的那条萨摩耶前爪相似度起码得有九成……

????“——我特嘛睡梦中灵魂离体附身到条狗身上了?!”

????这是萧云思考过后唯一能想到的现实。

????僵了数秒后, 萧云试图站起身……他感觉到自己的双腿从趴地面上到曲起来收到腹下、再完成站立动作的过程,这期间交叉叠在身前的双爪也自然立起、撑起了他的身体——卧槽果然是四肢站立啊啊啊啊啊!!还起身得这么流畅自然,这特嘛就是所谓的身体记忆吗?!

????大张着嘴的萧云想要发出发泄情绪的咆哮, 然后他就非常自然地发出了一声:“嗷呜~~~~”

????“……狗是这么叫的?”大脑一片空白的萧云,迟缓地冒出这么个念头,他慢慢低下头看向自己的身体……嗯,脖子比是人类的时候灵活多了, 活动范围相当大,他能看见自己的身体体表长着厚实的长绒毛, 胸口这块尤其茂密,就是毛上非常脏、沾了不知道多少泥灰草叶啥的……

????双手双脚……呃, 前肢后肢长得也像狗爪子,从比例来看身体四肢比较修长健壮, 不是细犬,而是大型犬的那种, 再抬起一只前爪……呃,还是相当脏,不过确实能看见肉垫……

????萧云附体的这条狗, 浑身上下都脏,脏到看不出本色,胸口、腹部、四肢上挺多毛都打结了,不用照镜子看整体萧云都猜得到自己现在是啥德性。

????“我特嘛不止变成狗,还变成流浪狗?!”萧云更觉悲从中来,“这特么——人家穿成猫好歹还附带铲屎的呀!老子穿成狗就这么坑?!”

????感觉特别悲催的萧云一下失去力气重新瘫回地上,别说,狗的身体这么趴着的时候还挺放松……就是,青草味道之间好像还夹杂着一些让人不快的、似乎是排泄物之类的玩意儿的气味……

????没意识到之前没感觉,一旦意识到这些气味萧云便立马觉得自己的鼻子快烂了,他下意识地就想先把鼻子捂住,然后他就发现自己卖萌地抬起前肢、搭在了自个儿的(狗)脸上……

????萧云:“……”

????吗的他的前爪上好像也有排泄物的气味……不但没挡住臭气,气味还更重了。

????“啊啊啊啊我不想当狗我要回家——”萧云崩溃了,放弃自我地在地上打起了滚,“闹哪样啊明天还要上班呢快让我回去嗷嗷嗷嗷~~~~”

????折腾得地面草叶翻飞的萧云,整个人(狗)忽然僵住。

????他刚才崩溃之下把话喊出来了,不是心理活动,就像人在自个儿房间里呆着的时候忽然想起某些羞耻记忆会忍不住抱头呐喊恨不得打shi当时的自己一样,发声器官会下意识地喊出心声——

????他好像听到某个特别陌生又似乎颇为熟悉的嗓音发出了他的声音。

????“……狗会说话?”萧云试着自言自语,流畅的普通话从他的嘴里飙了出来,声音不是他的声音,但吐字特别清晰、特别字正腔圆。

????“啊!”萧云倒抽口冷气,再次卖萌地抬起前肢捧起狗脸,“真特嘛能发声啊——卧槽这是什么品种的狗?!”

????……稍待片刻。

????萧云默默起身,身体很自然地……像狗甩水那样抖掉毛上沾的草叶之类的东西,又费力地、很不习惯地拿爪子扒拉掉身上比较大块的泥块——让他真的跟狗一样拿舌头去舔他是绝对做不到的。

????稍微清理下身上,萧云坚强地站起来,抬头望向四周,他这条流浪狗好像是被人丢到荒郊野外了,举目望去全是一望无际的平原绿地,稍微有些起伏的小山丘看上去也不太高,光看地势,萧云就能肯定这地方绝不是他还是人的时候住的南方老家……他老家出门就是山,没出过省的萧云从来没看见过这么宽这么平的地儿。

????“虽然不知道被丢到哪了……应该还是在地球上吧,如果能遇到人的话我这狗的声带还能发出人声,要不能不被解剖切片的话……或许还能想办法回家……”萧云尽量乐观地想着,抬爪往前行走,别说,四条腿移动起来还很平稳,肉垫接触草地和穿了空气鞋一样,身上虽脏但是厚密的毛发让他不怕被草叶割到,就是偶尔被茂盛的草叶刮到鼻子啥的会挺不舒服……

????漫无目的地朝着太阳挂着的方向走了大约半把个小时,萧云感觉到这具流浪犬的身体传来沉重的疲惫虚脱感,饥渴感也随之而来,抬爪的动作变得越来越艰难。

????“危险危险……这条狗别不是饿死渴死了我才穿过来附体的吧……卧槽走了这么久眼前的景色基本都没变过啊,搞毛啊,这破地方不会是什么千里无人烟的非洲大草原吧……”

????一阵阵头昏眼花的感觉袭来,萧云不得不停下来稍作休息,在他特别自然地趴下的时候……他没意识到自己更加自然地张开大嘴吐出舌头,和普通的狗一样用舌头散热……

????“除了千篇一律的草就是稀稀拉拉的树、灌木,没有水果能解渴吗,惨惨惨……我记得好像贝爷说过血也能解渴?血……妈滴没看小动物啊,就一堆堆的虫子蜥蜴……特嘛难道逼我去抓蜥蜴?”

????萧云费力地咽了口少得可怜的唾沫,然而喉咙的干渴并没有得到缓解,他这一路走过来啥兔子啊牛羊啊之类应该出现在草原上的动物都没看到,各种各样的昆虫和蜥蜴啥的倒是看见了不少,不过……讲真,萧云觉得自己并不能接受咬死蜥蜴吸血解渴这种事,光是想象一下他都觉得胃部蠕动、恶心欲吐。

????“尼玛怎么办,难道我特嘛穿到狗身上了就是为着来体验饥渴而死的?不要这么悲催吧老铁,地球上能有多少条能说话的狗,混到人外主角的咖位下一秒就领盒饭,那特嘛起码也先给我盒饭啊……”

????快要蛋疼而死的萧云绝望地张望着在他眼里完全是千篇一律的苍莽草原,忽地……一抹有别于草绿的异样色彩出现在他眼中。

????约千米之外的视线尽头,一点点的灰色在草绿之间缓缓移动。

????萧云的脑子里面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本能地一跃而起、疯狗似的蹿了出去。

????“动物?那是动物吧?!血血血血肉肉肉肉——”

????仿佛是要印证和大人说的那句饿极了的人不是人一样,萧林在这一刻完全失去人类的理智、张着大嘴甩着舌头、两眼发绿地朝着那些移动中的灰色一骑绝尘、狼奔豕突。

????如是狂奔了几百米后,萧林看清了这些移动中的灰色动物,居然还是他能认出来的——头顶长有一对夸张的巨大实心分叉鹿角、披着咖啡色厚实皮毛的大角鹿。

????“大角鹿?麋鹿?大角鹿不是灭绝了吗?不对好像还有现存的类似有角鹿,是在哪个地方有来着?”

????当萧林扑向鹿群时,残存的人类理智还在思索着物种灭绝问题……

????这群大角鹿数量上大约有三、四十余头,发现萧林后鹿群一阵骚动、并毫不犹豫地转向相反方向撒腿狂奔,健壮的雄鹿很快冲出去老远,年轻的母鹿还有余力带着幼崽一块跑。

????“别想跑嗷嗷嗷嗷嗷——”

????两眼发绿的萧林哪能容忍嘴上的鸭子飞了,疯狗(无误)似地撵了上去。

????鹿群并不全是青壮,一头估计是比较衰老、头上的鹿角也断了一截的老鹿被疯狂的萧林撵着跑了几分钟后步速放缓,又费力地跑了一小段后,被甩着舌头追上来的萧林一下扑到在地。

????“好小的鹿,不是大角鹿吧……地球上有和狗差不多大小的有角鹿?日本鹿?”

????萧林是用前肢套住老鹿的脖颈、用体重把这头老鹿扑倒的,虽然饿到没人性,他脑子里还是觉得自个儿是人类,没办法真跟狗似的扑上去就咬。

????然后吧……靠体重把不住扑腾、且似乎力气不比他差多少的老鹿勉强压制住,萧云就犯了难——他绝壁不考虑拿嘴去咬鹿喉咙,那么他应该怎么把这头还很有力气且拼命挣扎的猎物变成肉呢?!

????“卧槽……这特嘛……我平时就杀过鸡杀过鱼……”萧云再度无意识地伸出舌头排汗,没菜刀的情况下怎么干掉一头活着的鹿?求生教练贝爷和厨师长王刚都没教过啊!

????眼见身下的鹿越挣扎越激烈,麻爪的萧云左右看看,忽然眼睛一亮;只见他费力地用两条后腿压制住老鹿的肩部、整个狗身都压到鹿上,然后勉强地侧过上半身、弯着腰、伸出双爪去抓附近草丛里的石块……

????跑出狗爪的鹿群看见同伴被抓住后便停在了不远处,继续悠哉地低头吭草,这些鹿明显是没什么智商,都没谁对那头用一对前肢捧着石头、疯狂砸鹿头的疯狗表示一下震惊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