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前,云澈希看古代剧, 贵主子出门八人大轿抬着, 让贫苦老百姓看清楚自己多威风八面, 还有不识世事的千金小姐挑起帘子一角悄悄地往外望。

????当时云澈希年纪小, 家里又穷, 只想这有钱人出一次门可真扰民。

????发小笑他:“你有钱, 比他们更扰民。”

????云澈希否认:“我不会。”

????发小:“瓜皮,钱会改变人性。”

????“我知道, ”

????七岁的云澈希对未来的自己充满信心:“我是说我不会有钱。”

????这时,星际xq历忘了多少年的云澈希, 倏地想起了这段童年对话碎片。月会变人会变,风水轮流转, 他终究是让童年时的自己失望了——

????他不仅变得非常有钱,还真比电视剧里的富人更扰民。

????云澈希坐在副驾座上,望向外面的风景。

????住久了才发现奥冠主星非常发达,只是建筑彩度不高, 处处予人压抑的感觉。路人看见黑压压的机甲队好奇地仰起头来, 更有好奇心旺盛的小孩连攀带跳的一路追逐, 直至近得看见机甲外的王族徽章, 才充满敬畏地停下,保持距离。

????无论在宇宙还是奥冠,机甲都不是稀罕物,但上百架机甲飞驰而过,依然很吸引眼球。

????云澈希怪不好意思的:“其实就亚德你陪我去就够了。”

????亚德摇头:“怎么可以?”

????云澈希:“我听参谋长说过, 你虽然是机甲师专精,但等级不低。”

????亚德笑了:“我们的责职是必要的时候保护你撤退,拖到援军来……说难听点,保护殿下,我们还不够格,护卫队就经常和我们互相看不惯。”

????时刻被牢牢保护着的云澈希失语。

????奥冠王恨不得他的小金丝雀乖乖呆在守卫最严密的王宫里,可是也舍不得限制他的自由,于是在护卫上大花功夫,不敢有丝毫疏忽。自打求婚后,粥粉面饭机甲队的每架机甲都刻上了王族徽章——

????王的威严与他同在。

????最好离这些机甲保护着的人远点儿。

????“行吧……”

????没见过的新鲜风景映入眼帘,云澈希很快便将那点尴尬抛诸脑后,努力接受自己“一国之后”的新身份。机甲团飞离车水马龙的主城市,来到默语森林的另一侧,连绵山脉看不到尽头,郁郁青葱的山林中间穿插着奔腾的河流——

????云澈希喜欢这座生机勃勃的森林。

????亚德请示王后的意向:“殿下有想降落的地方吗?还是再往哪一面移动?”

????云澈希犹豫了下。

????见他拿不定主意,亚德将机甲的前行速度放慢,几乎是悬浮在半空中,等待殿下作决定。云澈希沉吟片刻,目光最后停留在河流中,未受污染的水质澄澈透亮,在阳光下波光闪闪,看着就很凉快。

????河流,多少文人雅士的灵感来源。

????亚德在旁边等待,看着王后殿下高贵典雅的侧脸,不知道此刻在想什么,肯定是非常重要,和陛下有关的事吧?

????“亚德,”云澈希朝河流上游处指了指:“就那里吧,在岸边下来。”

????“好。”

????亚德向四队机甲师发号师令,缓缓接近那条闪闪生辉的河流。

????一截河流倒映出这遮天蔽日的规模,云澈希难掩心中激动,上回他们抓到的巨型螃蟹,吃起来特别鲜美,他连吃数天,吃得做梦也是蟹味才罢手。蟹是吃腻了,河鲜海鲜水产品可还没有。

????他不能错过这条河,万一就长出来什么好吃的了!

????“今天找完食材,还能在河里游泳,”云澈希唇边弯起一抹笑意,问:“亚德,奥冠人喜欢游泳吗?”

????“水战是我们上学时的重要项目之一。我们有水肺,可以在水底下自由呼吸,身体也扛得住深海水压,不过会很不舒服,我不喜欢到深海里去。如果只是河里浸泡清洗身体脏污,还是挺喜欢的。”

????云澈希更开心了:“那等会可以一起游泳。”

????“怎么能?”亚德吃惊:“如果殿下要下水,我们会在岸边和殿下身边架起人肉保护网,避免一切危险。”

????……

????云澈希:“倒也不必。”

????降落到地面,机甲们有规律地列于河的两岸边。

????王后座驾落地的位置河流算是比较和缓的,云澈希蹲下来洗了把手,透心凉的河水从指间流过,他吩咐:“找找河里和附近有什么生物,逮到了先别杀,给我看看。”

????有些动物的尸体需要经过处理才好吃,做前现杀最好,河鲜吃的那股鲜味是和时间争分夺秒的赛跑。他怕小弟们下手太快狠准,不放血就杀鱼,或是一刀将鱼胆切破,让腥味和苦涩污染掉鱼肉。

????“不要污染河流,不要改变地形。”

????想起自家那个场面人,云澈希不放心地补上一句。

????众小弟得令,由整化一,散开寻找食材。

????留下二十人守在王后身边,以王后为中心点,保持一定距离围成圆状,保证王后的人身安全。云澈希知道抗议无效,而且默语森林的确不是安全的地方,便坦然接受保护,同时脱下外衣——

????面队队长愣住:“殿下,你做什么?”

????云澈希:“呃,里面穿了泳衣的,放心吧。”

????机甲队里有不少女成员,他还不至于神经大条到在女生面前果泳。

????云澈希在皮肤表面喷上总管给他预备的防晒保护膏,据说是除出能防晒伤之外,还预防许多种有毒物质的侵蚀。说得厉害,云澈希只觉得这玩意的好处是一点不粘手,喷上去清清爽爽的,惟一缺点是清爽过头,喷完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没喷。

????入水瞬眼,凉得云澈希心脏快停跳了,没忍住嗷了一声。

????亚德立刻紧张地迎上来问:“殿下?”

????云澈希抖成了筛子,人却乐得大笑:“水太凉了!”

????亚德严肃起来:“好,我们这就想办法给它加热,殿下习惯多少度?”

????“……”

????王后殿下突然不敢抖了:“真的不必,这样就很好,我不会被冷坏的。”

????亚德仍不放心,向云澈希解释给河水加热的可行性——

????河水是流动的,但只要注入的能量足够,就没有搞不定的事,王后殿下完全可以在野外河流中享受到电热水炉般的舒适温度。

????云澈希划了两下水,一头扎入水中往下望。

????河水很深,脚碰不到底但眼睛能看到底部,水质非常清澈,能见度高。想起老家的溪流,鱼儿不怕人,游过腰间被甩一尾巴是常有的事,在大城市漂泊后再也没有那么愉快的与鱼同游体验了,他心中升起欢喜,只是一抬头往前望,笑意凝住——

????卧槽,那是什么!

????约两米宽的鱼,正在前面缓缓游动。

????山里的溪河有鱼,是小打小闹的鱼仔,偶尔见到一条能让小孩用双手捧着的,已经算是特别肥美的大鱼了,带回家加餐够一家三口吃。可是眼前这条深蓝色鳞片闪闪的鱼,却够他摆一桌叫来三大姨八大姑一起吃。

????云澈希一个没忍住,忘记还在水中,狠狠呛了一口水,旁边守着的亚德立刻将呛水的殿下捞起来,同时大喝:“殿下受袭,全员戒备!”

????警戒起来的斗气使得河边空气也变得凝重浓稠起来。

????……

????呛水呛得嗓子眼发疼的云澈希连忙理顺了气儿,叫住他:“没事没事,没东西袭击我,是我自己犯傻呛了一大口水。”

????“呛水?”

????队员疑惑地看过来。

????待云澈希向他们解释蓝星人不能在水中自由呼吸,不仅会被水呛到,还会溺水死亡后,纷纷露出后怕神色:“这么危险地方,殿下还是不要下水了吧!”

????最远处的机甲师a窃窃私语:“你听到没,殿下会因为在水里不能呼吸而死。”

????年轻的机甲师b惊吓:“这么严重?”他摇头叹气:“蓝星人真是柔弱呀,虽然殿下很美丽,但要保护他也不容易,陛下辛苦了。”

????柔弱的蓝星人,正在加倍严密的保护下向小弟们炫耀自己娴熟标准的三种泳姿。小弟们耐心地观赏完毕后,云澈希客气道:“不要光看我的,奥冠人游泳的样子是怎么样的?”

????下一秒,云澈希便如愿见到一枚弹射而出的人肉鱼雷。

????瞬间消失在视野尽头,又快速回到身边,带起的波流甚至要由亚德出手隔绝,护住殿下。

????云澈希只有一个感想——

????真想截图配字:【水遁水龙弹之术!】

????听到王后殿下打算在河边野炊再回去后,众人找食材的劲头登时更高了。他们人多,平时极少能分着云澈希做的菜式,哪怕是一个蜂蜜小蛋糕五个人分,滋味也好得忘不了。

????小弟们鞍前马后地为云澈希服务,就为了一口吃的。

????云澈希在河水泡了片刻,正适应了水温,快活地扑腾两下时,一个身材健硕的女队员便抱着螯虾游到他面前,朗声笑着献宝:“殿下,我逮到这个可以吃吗?”

????这只螯虾,算上两个钳子,比云澈希还高。

????它仍然活着,在队员双手中不死心的挣扎,只是无论多么使劲,仍没办法移动半分。它有酱暗红色的背部,壳上有细细密密的颗粒感,一双黑不溜秋的眼睛凶恶地转动着。

????“安份一点,别吓到王后殿下。”

????女战士低喝,轻轻一拍,看着坚硬无匹的甲壳就凹下去一个掌印。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巨虾立刻安静下来,装死不动了。

????云澈希想说自己倒也没这么胆小易受惊。

????只是,这只虾……

????虽然变得像受过辐射般巨大,云澈希也能认出这种自己在烧烤摊嗦过无数只的夜宵牌面——是你,小龙虾!

????作者有话要说:  我想吃小龙虾,但是在减肥又吃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