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博平道:“早知道这么厉害我也喝。”他从张弛的表情看出应该是在跟自己开玩笑的,禁不住笑了起来:“你故意骗我的。”

????张弛从书包里掏出一听红牛扔给了他,还真带了一听,倒不是为了应对今天的考试,听说这里面主要成分是牛磺酸,吹牛逼消耗最大的氨基酸就是这玩意儿,开高速的老司机都知道。

????侯博平接过打开,喝了一口,顿时感觉跟张弛亲近了不少,想起过去自己经常捉弄这位同桌,不由得有些惭愧,他小声道:“对不起啊,过去我没少捉弄你,别跟我一般见识。”

????张弛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我心眼没那么小,百年修得同船渡,万年修得同桌眠,咱俩毕竟一起上过课睡过觉。”

????侯博平听他乱改歌词禁不住哈哈笑了起来,收住笑声,望着从他们面前经过的霍青峰,低声道:“姓霍的太卑鄙了,他刚才想对你下绊子,我们不少人都看到了。”

????张弛大度道:“犯不着跟失败者一般计较。”

????侯博平有些崇拜这位同桌了,胸襟宽广,大气啊!与此同时,张弛的魅力值又上升了一个点。

????侯博平想和张弛加深一下彼此间的友情,他主动提出要请张弛去看场电影放松放松,张弛反正也没什么事情,点头答应了下来。

????听说最近正在上映《封神演义》,据说好烂好烂,张弛就想去看看热闹,越烂我越高兴,一帮落井下石的家伙,我就要看凡人怎么丑化你们,制造你们的绯闻,给你们乱组cp,吐槽死你们,弹幕死你们。

????远处传来一声唿哨,他们循声望去,却是几名外校的学生冲着经过的林黛雨吹响了口哨。

????今天的林黛雨穿着黑色运动服,更凸显出她高挑的身材,因为刚刚跑完800米的缘故,俏脸红扑扑的,更显得娇艳可人。林黛雨见惯了这样的状况,最好的应对方法就是不予理会,背着双肩包快步从那群外校生的面前通过。

????经过张弛身边的时候,明显将俏脸昂了起来,以这种方式表达对张弛的不满。

????张弛笑了起来,林黛雨显然还在生自己的气,这证明她心里在乎自己,主动招呼道:“林黛雨!”

????林黛雨本不想理他,可走了两步还是停了下来:“有事?”

????张弛点了点头,从书包里拿出一个黑色的垃圾袋,递给她。

????林黛雨不知里面是什么,首先想到的是这货该不是想让自己帮忙扔垃圾吧,目光中充满了警惕。

????张弛道:“你小姨让我交给你的。”

????林黛雨这才伸手接了过去:“谢了!”她说完就走了,走了几步听到张弛在身后道:“里面还有个空易拉罐顺手帮我扔了。”

????终于还是被套路的林黛雨强忍住掏出易拉罐砸到他那张大圆脸上的冲动。

????从体育场的北门离开,这里距离公交站台最近,林黛雨虽然出身富贵,可是很少有人知道她的父亲就是天宇集团的总裁林朝龙,在她的印象中,父亲是个不苟言笑的人,他对自己的要求向来严格,无论在家里还是在集团中,父亲都是说一不二。

????按照母亲的本意是想送她去沪海最好的贵族学校接受教育,可父亲坚持让她读公立学校,而且要隐瞒身份,像所有普通家庭出身的孩子一样读书,小时候乘坐校车,大了乘坐公交。

????随着成长林黛雨开始了解父亲的苦心,如果没有这样的经历,她不会养成自强独立的性格。

????走出体育场西门的时候,外面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林黛雨从双肩包内取出已经准备好的雨伞,撑开后向公交车站台走去。

????一辆白色宝马自行车从她的身后飞快地驶来,迅速超过了她,在前方划了一道弧线,骑车人将自行车稳稳斜停在道路的中间,挡住了林黛雨前行的去路。

????他是嘉治公学九年级一班的罗旭光,也是刚才冲着林黛雨吹口哨几人中的一个,头发有些长,遮住了半边面孔,双手撑着车把,左脚蹬在脚踏上,右脚斜斜踩在地上,露出最新款的耐克鞋。

????罗旭光拿捏出自认为最潇洒阳光的笑容向林黛雨打了个招呼道:“嗨!我送你。”

????林黛雨皱了皱眉头,向一旁想要绕行,罗旭光骑车兜了个圈,从另外一边又将她挡住了:“喂!我没恶意的,我叫罗旭光,嘉治公学九年级的,留意你很久了,交个朋友。”

????他又习惯性地甩了一下头发,认为很帅,但是给林黛雨的感觉却非常的油腻,富含反式脂肪酸的那种油腻。

????林黛雨却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担心这厮头发上的水珠甩到自己身上。

????张弛和侯博平两人有说有笑地走出西门,他们准备坐车去万达影城看电影,远远就看到了林黛雨被人纠缠的情景。

????侯博平道:“嘉治中学的,特么的,居然招惹咱们北辰一中的人。”遇到这种状况,自然生出对外敌的仇视。

????他看了看张弛,在他的心中已经不知不觉产生了依赖心理,遇到这种状况,他认为要先听听张弛的主意。

????张弛道:“他不是一个人。”

????侯博平闻言一怔,这才发现在不远处还有七名嘉治公学的男生正在远远观望着,这种事情很常见,自命不凡的男生在同学的怂恿下公开向一位女生表白,也只有这个年纪才能干出如此轻狂愚蠢的事情

????侯博平道:“我去叫人帮忙!”

????张弛没有阻止他,他并不认为这些外校的男生敢干出太过分的事情,毕竟这里出来进去的人很多,又在光天化日之下。

????侯博平转身向体育场跑去,每个人在学生时代都拥有着强烈的集体荣誉感,林黛雨是北辰一中的校花,自然被视为学校固定资产。

????外校的男生公然搭讪,这就是对北辰一中全体男生的蔑视和侮辱。

????张弛是个例外,他并没有那么强烈的集体荣誉感,也没有想到要挺身而出,英雄救美,只是感到好奇,他准备看看林黛雨如何处理这件事。

????林黛雨仍然没有理会罗旭光的搭讪,转身向体育场走去,走了没几步,那七名嘉治公学的男生骑车扇形围拢过来,将她回去的道路给堵上了。

????一群精力旺盛的少年,脸上露出无赖的笑容,双目中喷射着对异性的向往和渴求。

????林黛雨正色道:“让开,不然我会告诉你们老师。”

????“罗旭光,她要告老师嗳!”

????“好怕!我们好怕!”

????七名不知天高地厚的男生哈哈大笑起来。

????罗旭光推着自行车追了过来,他佯怒道:“你们别起哄,吓着人家,都什么素质!”

????“哟嗬,怜香惜玉啊!”

????“林黛雨,我们大哥多疼你!”

????林黛雨有些愤怒了,她非常讨厌这种低端幼稚又弱智的纠缠方式,咬了咬樱唇准备再次警告这群人的时候,目光却看到了在远处作壁上观的张弛,林黛雨居然向张弛挥了挥手:“张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