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为了是这个暗格不被察觉,又为了她多放些好东西,足足花了半天的功夫,也就是半天没有出门。

????婉玲伺候康子瞻午膳,忙前忙后。康子瞻接过她递过来的银筷,不经意的问道:“浮生呢?”

????婉玲摇摇头,不知道。上午,她去浮生的住处找过,可是敲门没有动静,她好像并不在。后来一个上午都没有见到她人,婉玲还打算伺候王爷用完膳之后,再和四顺一起去找找浮生。

????康子瞻放下银筷,眉头微蹙,难道是最近几日对浮生太过纵容了?

????婉玲察觉到王爷的不悦,赶紧跪下来,替浮生求情:“浮生失了记忆,还忘王爷不要怪罪。”

????是啊,婉玲说的对,浮生失了记忆。

????康子瞻仁义,听得进他人的谏言,这也是婉玲斗胆为浮生求饶的原因。“罢了,你去告诉浮生,虽然她失了记忆,但她还是钦弄小筑的丫鬟,做好分内的事。”

????“是。”

????婉玲伺候完康子瞻用完膳,才得了空溜到浮生的住处,没想到这回浮生果真在。只见浮生正往横梁上乒乒乓乓砸着,“浮生。”

????“嗳。”浮生额间系着一条抹额,头也不回的答道。大热天的她在这劳动,可是冒着被烤焦的风险。

????婉玲心急:“浮生你在干嘛,你下来。”女孩子爬这么高干什么?

????浮生将最后一个钉子钉进去,她拍了拍手:“大功告成。”然后跳下她用两张桌子叠起来的登高台。她给自己的住处做的牌匾就算是好了,上面大大的四个简体字:浮生一梦。

????“浮生你鬼画些什么?”婉玲不识字,看着浮生寥寥几笔,也不像个字。还以为她果真失了心智,爬那么高,就为了一个鬼画符。

????……

????浮生OS:老娘这是艺术字!懂不懂?

????“婉玲,我看每个院子里头都有题字,只有我这里空荡了些。以后我住的地方就叫浮生一梦,记住了吗?”

????婉玲似懂非懂的点头,转而又摇头:“丫鬟独居之处是没有资格题字的。”

????……

????“靠!”“如果我偏要题呢?”

????“那就代表浮生为王爷破了身。”婉玲说完,反应过来,捂住了嘴巴,瞪大了眼睛,支支吾吾的说:“你、你、你不会……”

????浮生只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问清楚,白流了那些汗水了,为王爷破了身,开什么玩笑?“靠!拆了拆了……”说完她又往上爬,这牌匾装时不好装,拆时更不好拆。浮生脚一滑,毫无意外的向下栽去,笨手笨脚是她的天性。

????正在浮生叫天不应的时候,她被人稳稳的接住了,浮生茫然的看着眼前的美男子,原来是王爷驾到。康子瞻放下浮生,微笑着说:“照浮生这么个摔法,怕是要比吃饭还勤。”

????浮生一想,可不是吗?今天已经摔了两次了,吃饭才吃了一顿,真亏。浮生尴尬的笑笑,想挡住康子瞻的视线,毕竟她刚被科普过题字的意义。但是就她这个身板,能挡住什么?

????果然康子瞻看向横梁上的邹巴巴的小虫一样的文字:“浮生这是在暗示本王?”他饭后来寻浮生,倒也是为了提醒她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可这样一来,心情大好,还提醒啥呀提醒?

????“呵、呵。”浮生看向康子瞻满眼的期待,她该如何开口解释?

????康子瞻突然凑到浮生面前,眯着眸子说:“可本王给不了你名分。”

????声音虽小,一旁的婉玲全听了去,连忙用手捂住了眼睛,非礼勿视啊非礼勿视。额,好像不对,应该是非礼勿听!但她却没有捂上耳朵的意思!

????靠!

????浮生上一世没谈过恋爱,她穿越而来,说的这些令人耳红心跳的情话,大多都是在姜达身边耳濡目染。

????暧昧嘛,信手拈来喽。

????但是,此刻,她该说什么?不要名分?那不可能的。

????思来想去,浮生还是硬着头皮说:“浮生明白。”

????很好!康子瞻对浮生的表现很满意,他松开浮生,又是一如从前的温暖:“今晚,到本王的寝殿来,嗯?”

????……

????就这样,将自己卖了?以至于康子瞻走了老远,浮生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婉玲拉着她的袖子取笑道:“恭喜浮生达成所愿。”

????……

????这,不是她所愿啊!

????“婉玲,我很严肃的问你一个问题。”

????婉玲郑重的点了点头。

????“王爷除了姜侧妃还有别的女人吗?”

????婉玲摇摇头:“王爷的事,哪是我们这些下人能打听的。不过听说子琰王爷不近女色,洁身自好……”

????也就是说康子瞻不洁身自好,也就是说她真的要跟好几个女人共伺一个男人?哦不,也许是几十个女人!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心中做了打算之后,浮生就打发了婉玲,为自己的出逃做准备。

????浮生没什么可以带走的,她的包裹很简单,几身换洗衣服、继承原主的一些碎银两和那枚意外获得的羊脂玉。

????星辰流淌,夜静只听蝉鸣,在这陌生遥远的世界,浮生感觉到了一丝悲凉。

????恐惧,对未知世界的恐惧紧紧的包裹着她,可她没有办法,为了自己对爱情本身的憧憬,她无法接受多女共侍一夫,尽管对康子瞻有那么一丝好感,然,这不足够让她放弃执念。

????想了想,浮生取过纸笔,给康子瞻留了封信,算是表明自己的态度:披红妆,寻一郎,一生放浪,醉忘江湖。

????步行是很慢很慢的,天气这么热,跑也跑不了多远,浮生深知这一点。她摸着黑偷偷拐到了马厩,想挑一匹千里马上路。

????她不识得马匹好坏,就凭着感觉挑,一拉这匹,甩了甩马蹄,不搭理她。一拉那匹,脖子扬了扬,依旧不搭理她。

????浮生撇撇嘴,马眼看人低?这时一匹马往她身上蹭了蹭,浮生这才发现,它竟然没有拴着绳子。

????意外之喜,就...就你了。

????浮生牵起那匹马,从后门出了府。踏着月光,迎合马儿慢吞吞的步子,她才发现这是一匹老马。

????老马就老马吧,凑...凑合着用吧。

????浮生在现代的时候倒也骑过一次马,那匹马年轻力壮,而且骑的人多了,知道自己的职责。

????而眼前这匹马显然不太配合......嗯......很不配合......

????“我叫符笙,以后的路,我们要一起走喽。”

????没有反应。

????“我叫你老符好不好?余生请多多指教。”

????没有反应。

????“亲你一口总行了吧。”吧唧,浮生的初吻送给了一匹老马。

????总算老马有了反应,前蹄弯曲,浮生一跃,上了马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