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想去找些野果子吃,越往前走,越发现这里简直是人间仙境。山间有一处仙气缭绕的泉池,泉池周围都是荇草,普通水草开黄花,这里却是五颜六色。浮生想要洗把脸,往前探了探,才发现这池水清的见底,水冰冰凉凉的,很舒服。

????浮生有些惊喜。她四处张望,没未发现有人,也是,山口处都没个人影,这深处又怎么会有人?

????她忍不住脱去外衣,又褪去亵衣亵裤,只留下那点遮羞的底衣,长发散落,垂落肩头,乌黑透亮。白皙纤细的背融合在这荇海之中,与天地成一幅得体的画。

????浮生长发拂过尘晓,眉眼间透着淡淡的俏皮。大概泡了一个时辰,这几天的疲倦一扫而空,好像身体也痊愈了,心情大好。

????她正侥幸寻到如此宝地,心中纠结着要不要多泡会的时候,一阵风刮过,荇草仿佛银铃,摇晃了起来。

????一个奶声奶气的嗓子:“非礼勿视。”说完子衿赶紧捂上了眼睛。

????浮生警惕的看着四周,紧接着低沉沙哑的嗓音响起:“洗够了?”

????浮生吓的又往池中没了没,她洗澡被人看去了?

???????

????被人围、围观了?

????唉,浮生心中叹了一口气,仿佛被禁锢在泉池之中,无法动弹。正在浮生张嘴想要回答他的时候,男人已经迫不及待的将她从水中提起,一个转圈,她脱下的素色纱衣便裹在了她的身上,一头秀丽的长发湿漉漉的披着,止不住的滴水。

????浮生这才抬眼看他,发现他背对着自己,光一个背影,就令她称赞:“陌上……”

????才到这里,浮生猛一拍脑袋,不对,这不是梦里那人吗?

????她斗了斗胆:“你,转过来。”

????谁知男人真的转过来了,不过浮生并没有如愿,男人戴着面具,只露一双凌厉的眼睛,冒着阵阵寒气。

????得,还真是梦里那个男人。

????“你会吹芦笙?你也是穿越而来的吗?”浮生想起什么,目不转睛的盯着他。她已经说的够直白了,她在等他一个答案,一个让她在异世放下防备的答案。

????男人却仿佛没听到她的疑问,只是清冷的说了四个字,“穿好衣服。”

????“你生气了吗?”子衿扯了扯男人的袖子,巴巴的望着他。

????男人没有回答,子衿对着浮生肯定道:“堂主生气了,后果很严重。”

????见他这个态度,浮生也来了火,有什么了不起的,充其量也就一个装逼男。她语气有点虚,气场这东西,她怎么就没有?

????“我、我还生气呢?转、转过去,我穿衣服。”

????男人没有说话,背过身去,浮生这才胡乱的抓了衣服穿上,只是她怎么都觉得今天这衣服穿的不舒服。

????浮生转过了身,抬了抬脚,准备开溜,毕竟以她敏锐的洞察力,这个男人不好惹。

????浮生刚迈出一步,便被人提了起来。

????“你干什么?”浮生觉得自己特别窝囊,被一个来路不明的装逼男提在了手上,这太丢人了。

????子衿奶着嗓子,退到一旁,似是无奈:“我都告诉你了,堂主生气了。”

????如果说她刚刚还心存侥幸,眼前这个男人是他乡遇故知的话,此刻......

????顾不上这单薄的身体,浮生向他发起了攻击。可是她发了全力的扫腿还没有触碰到他,就又被男人拎了起来,只是这回,她被倒挂着,男人提着她的脚。

????这让浮生觉得莫大的耻辱,她,破口大骂,“有本事你杀了我,要不然哪天你落在姑奶奶手里,我要你好看。”也顾不上他听不听的懂,最后她骂了一句:“fuck 你大爷。”

????男人面具下的眉头皱了皱,他听不太懂是什么意思,但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他清冷的声音再次响起:“碰了无极池就得死。”

????浮生打了一个哆嗦,这声音如同结了十年冰的湖面突然裂开了,一不小心就跌入了刺骨的湖水之中。这是她来古代,第一次感觉到了害怕,那是发自内心的畏惧。

????她想到康子瞻、想到婉玲是那么的亲切友好,甚至想到了姜侧妃、矣恩也没有那么讨厌了。想到这里,浮生小声抽泣起来。

????子衿高兴的拍起手来:“子衿哭,堂主就不生子衿的气了。就是你这样哭......”

????浮生情绪上的变化并未引起男人一丝多余的关注,他无情的跨了两步,浮生刚刚没注意,现在才发现她好像在飞。这好像是轻功?有轻功真好,浮生心想。有轻功她就可以逃了,而不是被人提在手里,像一个猎物。

????浮生又抽泣起来,也顾不上自己的身份和面子了,反正这里也没人认识她。

????一会儿的功夫,浮生被男人丢在地上,力道不大,却足以让她屁|股生疼。她眼中还残留了泛泛泪光,那清澈的眸子看向男人,男人心头竟有一丝异样流淌。

????“这是哪里?”浮生低下头,揉了揉摔成两半的屁|股,若有若无的问道,本也没指望他能回答自己。

????出乎预料的,男人这回竟然答复了她:“青洐山山顶。”

????“青洐山山顶”,浮生不断的重复他的话,这么高的地方,他竟然轻而易举地就上来了,还把自己也弄上来了。果然,有轻功真好,她真的羡慕。

????转而,她又想起些什么,有些不确定的问:“你把我带到这上面来干嘛?”

????面具下的男人吐出两个字,“受罚。”然后一抬脚,盘旋两下,就下了山。

????“受什么罚?”浮生追问,却只留下空荡荡的回声。她气急败坏的追问:“喂,你把话说清楚啊,你别走啊。是你偷看了我泡温泉,你沾了便宜好不好?喂,喂……”

????没多久,她也就接受了这样的不公平处罚,在心里把这个腹黑傲娇装逼男骂了八百遍。到达住处的男人听到了“占便宜”三个字,心底冷笑一声,历年来除了青衍堂堂主,谁敢靠近无极池半步?

????一切都有例外,比如刚刚那个女人,不但弄脏了她的无极池,还敢......呵......还敢骂他。

????早知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会弄脏了他的无极池,还……身手这么差……就不该将浮生令交给她。

????不过奇怪的是,无极池边的荇草是含剧毒的,她又为何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