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生想起史书上记载和电视剧里那些皇子为争皇位斗的头破血流的场景,心里发慌,这关乎到她选择一个人,喜欢一个人。“王爷,浮生还有个不情之请。”

????“说来听听。”

????“今日出府看热闹是浮生贪玩,还拉了膳房小厮十六一同作陪,可谁知十六阴差阳错的被太子看上了,所以浮生想求王爷放他出府。”浮生试着想过各种借口来说服王爷同意十六出府,可是到头来,她却用了最直白的方式,因为康子瞻早在认出她的时候就认出了十六,再没有了任何隐藏的必要。

????康子瞻交叠的两只手,用了些力,随后又有些爱怜的看着浮生,“也就是你善良,能被他的谎言欺骗,若是真心不愿成为太子的谋士,像你一般,说些太子不爱听的话,怎么都可以脱了身。”

????浮生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纠结,王爷果然一语道破。她想了想继续说,“我知道王爷气不过,可是晋王府这么多小厮,真正有几人能熬到出头之日?王爷仁慈,十六能入太子府,也算是为晋王府增了光,您定然不会随意决定了他的命运。”

????另外,浮生还想试探试探康子瞻的反应,看他是否有意皇位。

????是,浮生不喜欢太子,可帝王之位是既定的,就算哪一天太子确实因为品行才能都无法胜任太子之位,那也是他咎由自取,而不是遭他人算计下了台。

????二者绝对不一样。

????康子瞻摸了摸浮生的头,如同摸一只乖顺的小猫,说出来的话更是合浮生的意,“本王答应你。”

????这么爽快的答应放了十六出府,说明他心地善良,那绝不可能有谋权篡位的想法,浮生长舒一口气。整个晚膳阶段,浮生都显得乖巧、听话,伺候的康子瞻十分满意。

????就在浮生打算离开之时,康子瞻突然凑到了浮生耳边,温热的口气扑打她的耳垂,“伺候本王沐浴吧。”

???????浮生一脸懵,心中也是一万个问号,她好不容易才适应了这和谐不尴尬的气氛,怎么又开始脸发烧了呢?

????沐浴啊,啧啧啧,怎么想想都香艳啊。

????“浮生是在害羞?”康子瞻收回身子,郑重的看了浮生一眼,很直白的将她的心思戳破。

????尽管浮生现在是喜欢他的,但这不影响她认为他是个撩妹高手,她强制自己镇定,“没、没有。”

????康子瞻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对浮生笑了笑。

????浮生忙前忙后,将水放好,撒上花瓣,深呼一口气,却依旧听得见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赶走脑袋中那些香艳的画面,喃喃道:“不争气、可耻。”

????康子瞻脱掉外衣,露出结实的胸膛,胸膛饱满,只一眼,浮生都没看清楚,就羞的面红耳赤,她推开他,夺门而出、踉跄而逃。

????康子瞻一个人笑的如花般,自言自语道,“真有趣。”

????浮生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在接触到炎炎夏日的一阵微风后,才觉得平静了许多,随后又开始懊恼起来,美男当前,怎么就没有多看两眼的?

????翌日,浮生一个大早便跑去了膳房,告诉十六王爷同意放他出府了。十六十分开心,抱住浮生,激动的口齿不清:“谢、谢谢、你。”

????浮生尴尬的推开他,怎么这个十六一激动就要抱抱呢?哪里学来的坏习惯?

????浮生走后一上午,十六都沉浸在难以置信的喜悦之中,大师傅是真心的替这孩子感到高兴,也没有给他布置一些别的任务。

????倒是十八酸兮兮的骂他:“也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指不定,三日内,就被太子赶出府。”十八觉得怎么都不如在晋王府混吃等死磨洋工来的强。

????等到傍晚时分,才等到王爷内院的小厮来传话,说是王爷要见十六。

????浮生果然没有食言,王爷果真要放他出府了,十六一脸喜悦。

????十六随着钦弄小筑的小厮,进了王爷的书房,小厮退出去,书房里只剩下二人。不知为何,这样的见面让十六隐约觉得有些不适。

????“参见王爷。”十六跪在地上行了礼。

????本以为康子瞻会如同传言中那般温和,至少会亲切的让自己起身,然而并没有。

????“听说,你想做太子的谋士。”他的声音有些冷。

????十六跪在地上,心想浮生既然已经说服王爷了,王爷应该也只是确认一下,于是他回答:“正是。”

????“放肆。”康子瞻冷嗤一声,与平日如若二人,“晋王府是尔等可以随意进出的吗?”

????十六不知道浮生究竟是怎么跟王爷说的,看眼前这个样子,王爷根本没有打算放他出府,他有些意外,眼中满是慌乱可又不知道如何为自己辩解。

????说到这里,康子瞻的眸子又柔和了几分,“当然,本王向来仁慈,不会阻碍每个人的选择。”

????十六的眼中又闪过一丝光亮,连声磕起头来,“多谢王爷成全。”

????“你只需每月初十到城南破庙与本王见上一面。”

????这……这不就是说,要他去太子府当细作?

????十六不敢,他只想谋个文差,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细作,不但自己内心饱受煎熬,一旦被发现,都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见他不予回答,康子瞻继续说,“本王成全你放你出府,难道你不该为本王做些什么?”

????十六反应过来,慌乱不及,是他痴心妄想了,“求王爷放过小人吧,小人愿一辈子待在晋王府。”

????“也好”,康子瞻扔来一把匕首,“你自己选择是去还是留。”

????再直白不过了,想活着就去太子府,想留在晋王府,那就去死。

????晋王不是对每个人都有足够的耐心,当然对女人耐心足一些,毕竟女人是水做的。

????不要被一个人表面的仁慈所迷惑,你永远不知人心是什么颜色。

????等到十六明白这一点的时候,他已经不再相信任何人了,为了活命,他不得不接下晋王的命令,到太子府当一个细作,从此,一生不得安宁,一生不得正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