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子琰嘴角微勾,这狡猾的女人是赖上琰王府了?只一瞬,他恢复了正常,“想待多久?”

????“嗯?”浮生错愕,不可置信的揉揉眼睛,这还是那个腹黑王爷吗?他竟然问自己想待多久?浮生眼涡中一丝期待:“能待多久?”

????“夜深时,府中常有泣声,不怕?”

????浮生顿了顿,仰起头,自作镇定:“不怕。”

????“刺客偷袭,不怕?”

????“不怕。”浮生头摇的比拨浪鼓还快,只想着能留下来。她特狗腿的拍起了康子琰的马屁,“只要有王爷在,浮生什么都不怕。”

????那是,跟着阎王爷,走路都能横着走,她怕什么?什么蛇鬼人神,她才不放在眼里。

????康子琰挑眉:“本王并不在府内。”

????并......不......在......府内???

????几日和他相处下来,浮生觉得他并不像传言中那么可怕,腹黑中有些傲娇,傲娇中有些可爱。

????浮生有股异样的情绪,“王爷要去哪里?”

????“江湖。”

????“江湖在哪里?”浮生追问,她也想去,听说江湖人士风流潇洒,侠肝义胆,是她所向往的。

????“有人的地方便有江湖。”

????浮生特别狗腿的问:“可以带浮生一起去吗?”

????“不行。”浮生去青衍山就是个定时炸弹,他不加思考地拒绝,语气有些冷。

????浮生有些丧气,“哦。”她不过是他好心捡来的,能收留自己这么久就不错了,因为主人要走,所以对她下了逐客令吧,“浮生稍后便会自行离府。”

????“罢了,这宅子,你想待多久便待多久吧。”终于,康子琰还是没忍心捉弄她,假意无奈的做出退让。

????浮生耷拉着的小脑袋猛的抬起来,满眼喜色:“认真的?”

????“自然是。”

????“多谢王爷”,心中却又有些不是滋味,“王爷还会回来吗?”

????“......”康子琰没有明确答复她,近日,他管的闲事太多了,连他自己都要产生错觉了,难不成真成了和事佬?

????浮生心中已有答案,不回来就不回来吧。眼前好像也不是关心琰王回不回来的事,而是......

????“可这......”浮生欲言又止,王爷不在府内,什么半夜鬼泣之声、刺客,她就没那么淡定了啊。

????一个人影闪进来,好似明白浮生的顾虑:“小的会保护姑娘。”

????浮生定睛一看,此人不是陈老管家吗?

????她嘴角抽了抽,收回之前夸他的话,腹黑,腹黑准没错。陈老管家,一双跛着的腿,究竟是谁保护谁?

????她不想说话,也懒得说话。

????康子琰看破她的心思,一脸吃瘪的模样,有趣极了。“不满意?”

????浮生担心太过贪心被人赶出府去,只能干笑笑,“满意。”

????康子琰嘴角微勾,她的表现总是能让人满意,好像生活也不是那般无趣,至于陈老管家的实力,他也不急于解释。

????拭目以待吧。

????总得给她点压力,不然在府中为非作歹怎么办?

????康子琰出门,浮生和陈老管家相送,浮生一直很卖力的挥着手,曼青有些舍不得她,几日相处,浮生姑娘是个十分有趣之人。

????康子琰看着浮生灿烂的笑容,眉头微蹙,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

????把琰王府交给她,是不是太草率了点?

????王爷前脚刚走,浮生后脚就开始了大动作。

????蛇鬼牛神,是吧?她要让他们连府门都进不来。

????“陈叔,我出去下。”这琰王府只剩下浮生和陈老管家还说的上话了,于是便亲切的改了口。

????王爷好歹交待了他保护浮生姑娘,他也担心浮生姑娘出了意外,无法交待。“姑娘,我陪你去吧。”

????“也好。”浮生点了点头,这里陈叔肯定比自己更熟悉。

????浮生直接了当的说:“我想去铁铺。”

????陈叔慈爱的看着她,一瘸一拐的跟上她,“好。”

????在陈叔的带领下,浮生很快便到了京城集市最有名气的那家铁铺。

????打铁的是一名壮汉,他赤着上半身,皮肤被淬火烤到红黑,却一副憨笑热情的模样。“姑娘,买剑还是买刀?”

????浮生每个工位上都转了一圈,终于在那一片废墟前停了下来。“这些断剑怎么卖?”

????铁匠有些疑惑,“那都是些废品了,值不得什么钱。姑娘要了一堆废铁何用?”

????浮生眨了眨眼,满是狡黠,“本姑娘自有妙用,你就别管了,你直接开个价吧。”

????铁匠倒也爽快,“姑娘要多少?”

????“你有多少?”

????铁匠不知道哪里来的傻姑娘,头一次听说有人要向他买这些断刀断剑的,嫌少不怕多呢:“除了眼前这一堆,后院还有一堆,姑娘要随我去看看吗?”

????浮生随着他转去了后院,果然又堆着一堆,算算两堆应该差不多了。

????“我都要,你开个价吧。”

????铁匠心中喜的一踏糊涂啊,她都要啊,管她要了干嘛的,“十两银子。”

????“这么贵?”

????贵吗?铁匠生怕到嘴的鸭子飞了,对他来说,买了这些废铁,算是解了他燃眉之急,他正愁没地方堆呢。

????“八两。”铁匠爽快改口。

????“成交。”

????浮生从钱袋里掏出几粒碎银,又不太放心,凑到陈叔跟前:“陈叔,这八两银子到底是多少?”

????陈叔笑了笑从她摊开的手心里取足了数,交给了铁匠,又多给了二两,“麻烦送到琰王府。”

????铁匠一听是琰王府上,顿时惊住了,不肯多收那二两银子。能和琰王府搭上边,那是多大的福气,哪怕只是一个卖断刀断剑的。

????浮生见铁匠这里还有卖石灰、砂浆,于是又买了些,搞的陈叔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姑娘这是要?”

????浮生狡黠一笑,露出两排洁白的牙。她猜测陈叔一定很怕她把琰王府给拆了,无法向琰王爷交待。

????“放心吧,陈叔,琰王不在的这段日子里,浮生会保护你的。”这一切不过是她为了保护他,好吧,为了保护自己而做的准备工作。

????陈老管家笑了出声,王爷整年整年不在府内,他何时需要别人来保护,“小的不需要姑娘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