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觉一介武夫,其女杜若却是端庄娴雅、知书达礼,典型的大家闺秀。她家中排行最小,得全家宠爱于一身。说来也怪异,她却未修得个骄纵的性子,而是温婉知礼、言行观雅。

????他安顿好杜若之后,便马不停蹄的去拜见圣上。一来为礼节、二来则为先帝从前做出的承诺。

????舟车劳顿,杜若觉得腹中有些空,便和丫鬟北栀下楼,欲尝尝这玉春楼的美食。

????杜若一双凤眼含情脉脉、朱唇如樱桃点红,卓卓的风姿,引得其他食客纷纷注目。她低下头来点好菜,抬眼时若是撞上几缕目光,都是大方的顾一顾,抿嘴莞尔一笑。

????这样的女子出门很容易就遭了人惦记,只见城东王家那长子,一杯薄酒举到杜若面前,笑容猥琐:“姑娘赏脸喝一杯。”

????杜若朝他微微一笑,委婉的拒绝:“小女子并不懂饮酒。”

????“这酒可是好东西啊,尝一口,姑娘便会爱上第二口。”这王家公子横行霸道惯了,从不将谁放在眼里。京城被他调戏过的姑娘数不胜数,这好不容易又碰上个顺眼的,怎么也不能错过了机会。说着、说着,他竟将手中的杯子往前凑了凑,近乎要将他那嘴唇碰过的酒杯碰上她的唇,颇有一番难为的味道。

????杜若出身武门,自有一套本事,只是她大多以温婉示人,藏得久了,竟也没有人能看出来,她其实有一身好本领。

????她稍微让了让,仍将礼仪至上,初来乍到,还是低调的些好,以免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徒增烦恼。

????北栀却无法忍受谁这么调戏自家小家小姐,猛一拍桌子:“放肆,你胆敢轻薄我家小姐?是不将川云阁放在眼里吗?”都是些个护主的主。

????川云阁如今在江湖上的排名实在算不得什么,王家长子好歹师从了青龙帮帮主荒龙。尽管荒龙死于荇衍手下,终究青龙帮的地位是没有撼动的。再加上王家的基业,他还真有资本不将川云阁放在眼中。

????当然若是川云阁能攀上皇家,那局面又完全不一样了。

????王家长子哈哈大笑两声,“一个川云阁的小丫鬟也敢干涉本公子?本公子看上的女人,还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然后他将手中的酒杯重重的压在了桌子上,语气甚是不好,“识相的就把这酒喝了,可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康子瞻本不爱管这男子的风月之事,只是他原本是出来散心的,散至这清净之处,无端又被人扰了清净,自然颇有不满。

????全然,他并没有注意到杜若的容貌,就握住了王家长子的手,力道不小。王家公子也不是吃素的,无端被人坏了好事,理所当然该训训来人,二人手中的力道较着暗劲,实则是内功的较量,却也不分上下。

????直到王家公子凶恶的眼神撞上康子瞻的脸,那脸一平如镜,却也好似有些不动声色的愠怒,他手中的劲稍微松了些,因为他认出了此人乃是当朝的二皇子——晋王。

????内力的较量,有时也仅仅是分秒定胜负,因为王家公子的稍不留神,输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他顿顿的往后退了退,杯中的酒因受到震颤,洒了些出来。

????杜若握着的拳头松了松,才顺着目光去看她的恩人。白净的皮肤、一字横眉,一抹温润的笑,公子生的好模样。康子瞻礼貌的对她一笑,也才匆匆掠过她的脸,花容月貌这样的词冠上一点不显得浮夸。只是他如今无心风月之事,无心赏阅姿容,也就当做了举手之劳的英雄救美。

????“速速离开。”康子瞻斥了一句,王家公子扶着胸口,头也不回的走了。这种时候只能怨时运不济,调戏女子却碰上了晋王。

????见王家公子走后,康子瞻柔和的眼神再次掠过杜若,“姑娘没有受惊吧?”语气中并无异样。

????英雄救美的把戏是老套了些,可杜若却没落得了俗。在此之前,她从未喜欢过哪位男子,可刚刚她分明感觉有一个人撞进了她的心里,那人便是眼前这人。她浅笑,摇了摇头,“小女子杜若多谢公子搭救。”

????女子先做了自我介绍,男子愣是不能不知礼节,更何况,眼前这位对女子总是多了三分柔情,对需要保护的女子更是多了七分柔情。

????“山中人兮芳杜若!好名字。”

????杜若浅笑,手中的帕子遮住了口鼻,教养、气质绝不输宫中的女子,声音酥酥的,“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初次见面,直接亮了王爷的身份,怕是要让姑娘受到惊吓,“在下单姓一个康字。”

????杜若手中的绢轻轻的点了点鼻尖,抬眼对上他的笑容,心中还有些好笑,哪有人略去了名字,单单介绍了一个姓氏的。不过也作罢,她只当是他的一个个人习惯罢了,毕竟这京城不比川云阁,她还是淡定些的好。“杜若初次入京,也不知这京中男子竟如此轻浮。若是康郎不介意,可否为我引一处清静之地?”

????康子瞻自知她口中的轻浮男子说的便是那王家公子,只是这一声康郎听的他十分受用,多么亲切的称呼!他在此处是有专用的包厢的,就在二楼,遂带着杜若重新换了个地儿。

????因他对掌柜的使了个眼色,掌柜的也就明白了晋王不希望太过张扬,转身吩咐小二:“平日里,晋王常点的菜都给上了。”

????这一处,确实要清静的多,杜若朝着北栀点了点头,北栀也明白了她家小姐的意思,退出了厢房,守在门外。

????这一聊,二人甚感投缘,虽聊的都是些京城奇轶事,却也聊到外面早已月明星稀。康子瞻抬眼望了望窗外,起身,“和姑娘相谈甚欢,在下竟忘了时辰,冒犯姑娘了。在下告辞了。”

????杜若也报以倾城一笑,大方得体道:“今日和公子一番畅聊,杜若觉着京城实在是个好地儿,赶明儿定是要好好游历一番。”

????康子瞻顿了顿,“若是有缘再见吧。”

????“有缘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