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一夜欢愉,有人辗转难眠。

????姜侧妃想了一夜,最终还是决定去向王爷要一个结果,虽然这结果并不如意。康子瞻其实怀疑过那晚姜侧妃的异常举动,突发的身体异常,却又好像并不担心,实在不像平日里。不过那晚发生关系,有一半是他愿意的。

????晋王晨练的地方,姜侧妃并没有提她做的那些事,只是说了浮生同她说的那些话。

????“浮生那个小丫鬟,昨日突然跑到臣妾的院子里,说王爷赐了臣妾避子汤。臣妾不敢相信……”她的脸上布满纠结,眼眶里噙着泪水。

????姜侧妃可能是前科太多了,所以这次本想着拖浮生下水,并没有奏效。她越是说浮生的是非,康子瞻对她越是不耐烦,她可悲的地方就在于,其实根本没懂得真正的投其所好。毫无伎俩的争宠,康子瞻从来不喜欢这样的女子。

????他右手挥剑,剑落,一阵微风刮过,他淡淡的说,“本王赐你的的确是避子汤。”没有情绪,也不是平日里那个似春风和煦的晋王。

????不是他残忍,非要告诉她这个真相,而是姜侧妃这副模样,实在令他反感。

????姜侧妃不敢相信的后退了两步:“为什么?”

????康子瞻剑起,向前方劈去,姜侧妃以为要劈向自己,抱着头蹲下身来,一身狼狈。可那剑的白光却落在她身后,砍倒了一棵树。

????他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本王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和你一样恶毒。”

????此刻,姜侧妃终于明白一个道理,多情的人才是最无情。晋王其实比谁都无情。

????沉沦了几日,她决定去看看那个新来的正妃,好像她到府中也没什么存在感,有时候,她还恍惚着,是不是这个府中只有她一个女人。

????杜若和传闻一样端庄贤淑、恬静淡然,姜侧妃大笑几声,突然觉得自己以前对浮生的嫉妒实在是可笑,就算没有浮生,还有这样一种女子,无声的抢走王爷。

????可是输给这样的女子,她认,输给一个丫鬟,她却不能忍。她挑唆,“姐姐,可知这晋王府有位小丫鬟,深得王爷的宠爱。”

????杜若自然知道姜侧妃所来的意图,淡然一笑,云淡风轻,“妹妹说的是浮生姑娘吧。”

????一开口,姜侧妃就输了,她愿意叫姜侧妃妹妹,也愿意称那个贱婢为浮生姑娘。这就是差距吧!

????姜侧妃不肯相信她竟然根本不在意,咄咄逼人起来,“我不信你真的不在意?”

????“既是王爷喜欢,侧妃何苦逆着他,到头来不过是自降身段罢了。”她说的云淡风轻,姜侧妃听到心中有什么正在碎裂,若是人人都能看的这般透就好了。

????这才是大家闺秀应有的豁达。

????她这几个月的所作所为确实在自降身段,谁让她就是不甘心呢?她从小生在荣华富贵当中,要风得风、要雨得雨,让她输给一个丫鬟,如何甘心?

????姜侧妃即使想明白了杜若的话,却还是做不到彻底放下,不仅仅是感情,更重要的是输赢。

????浮生正在院子里做木艺,这些日子,她就是这样分散注意力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也开始学会了逃避问题,学会了为情所困。

????姜侧妃来的时候,浮生刚好雕了一个小木人,看到她,便藏在了身后。

????“你藏得什么?”

????浮生转过头去,并不理她,心中腹诽,不会又是来说服自己一同对付杜若的吧,太烦了、太烦了。

????姜侧妃不理会她的态度,她已经不想着要对付杜若了,她只想看到浮生输。“我来是想告诉你一个事情。”

????浮生依旧不理会。

????姜侧妃哈哈的笑了,笑的有些得意,“婉玲那个贱婢此刻正与朱顺通奸,你与我们一同去看看热闹如何?”

????浮生红着眼,将雕刻的那把尖刀向姜侧妃扔过去,那尖刀从她的左脸划过,留下一道口子,浮生就是在此刻知道,她的身手还可以。来不及侥幸,她红着眼吼道:“闭嘴!”

????容不得、容不得她说婉玲一个不好。

????其实她那么敏感,怎么会发觉不到婉玲的异常?不过如同她对康子瞻的感情一样,她选择了逃避,选择了假装不知道,不过这可不代表,她能容忍姜侧妃说这件事。

????她心里知道,婉玲有心上人了,能和朱顺搞在一起,绝非自愿。而只要再稍微思考一下,这姜侧妃绝对与此事脱不了干系。

????“这事,其实都是因为你,浮生。”姜侧妃笑道,尽是得意,她就是见不得浮生好。

????“闭嘴!我叫你闭嘴!”浮生又一把刀扔过来,这次她瞄准了的,一刀即可毙命。

????不过这刀被人挡住了,那人正是和朱顺通奸完怕浮生发现,急急忙忙赶回来的婉玲。她听到了全部内容,冲上来替姜侧妃挡了这一刀。

????最后那一刻,她想的是,浮生可不能因为自己背上人命。

????姜侧妃哈哈大笑了起来,笑的痴狂,终于有了报复的得意,“看看,她死了,死在你的刀下。”

????“婉玲,婉玲。”浮生红了眼睛,惊慌失措起来,“为什么?为什么?”

????姜侧妃和矣恩离开了,院子里只剩下浮生和奄奄一息的婉玲。浮生的泪水如同决堤的海,将她抱在怀里,不住的说,“我去喊大夫,喊大夫。”

????婉玲用仅剩的一丝力气,拉住浮生,“第一次被朱顺强迫,我就想寻了死。你在府中撞倒了我,我才发现我放不下你。”

????浮生像个无助的孩子,手止不住的抖,断断续续、哽哽咽咽,“你坚持住,我去找琰王,他一定有办法救你。”

????婉玲抓住浮生的手,挤出一丝苍白的笑容,尽管浮生根本看不出来她在笑。“我早就不配见琰王了,你又何必替我叨扰他。”

????“配的、配的,他一定会救你的,他是个好人。”浮生有些语无伦次,这种时刻,她想到的人是琰王,而不是晋王,不过她自己没有意识到。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王爷大婚那日,那个黑衣人是他对不对?”婉玲问出口来,浮生不住的点头,婉玲突然觉得没什么可牵挂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