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顿气氛诡异的饭吃完了之后, 荔枝便忙不迭地拉着柳湘莲告辞去了厨房, 她连着房子都不想要,只想要赶紧离开这个地方。

????至于其他的事情, 就等回头再说吧!荔枝自暴自弃,就和一只把脑袋扎在沙地里面的鸵鸟一样。

????何昭昭倒是没有着急走,她坐在屋子里, 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贾宝玉坐在一边, 浑身僵硬——他刚刚动作稍微慢了一点,便没有办法跟着柳湘莲他们一起走, 只能够坐在这儿作陪。

????“这铺子倒是不错, ”何昭昭突然说话了, “外头看不出来,这里面看起来也挺好的。”

????贾宝玉干笑了两声, 没有说话——他对这些事情一窍不通, 最好还是闭嘴的比较好。

????何昭昭托着下巴, 看着眼前的贾宝玉, 歪着脑袋:“你是什么人?我知道,你肯定不是为了一口吃得来的。”

????贾宝玉更尴尬了——他还真的就是为了一口吃的来的, 只是之前就和荔枝他们认识而已。

????“……我叫贾宝玉。”贾宝玉最后还是说了实话。

????何昭昭满脸惊讶:“你是贾宝玉, 你是荣国府的那位宝二爷?”

????贾宝玉连连苦笑:“这可不敢当郡主的一句宝二爷。”

????“那我叫你什么好?我叫你宝玉?”何昭昭笑了,“似乎也不太合适。”

????贾宝玉难得地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他只能够笑了笑,以糊弄过去。

????只是何昭昭看起来好像是对贾宝玉起了兴趣, 没有简单地放过他,反而缠着他开始问东问西,贾宝玉无法,只能够和何昭昭聊起了天。

????荔枝和柳湘莲则躲在厨房里,不时地观望着外头的情况。

????“郡主和宝玉倒是聊得来,”荔枝有些惊奇,“我觉着……”

????柳湘莲打断了她的话:“还是不要多说。”

????荔枝乖觉地闭上了嘴巴,只是看着外头那两个人,荔枝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怕是要发生了。

????——

????京城外,一队人马正在往京城这边走来。他们领头的是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子,脸上蒙了一块红色的面纱。

????“姑娘,我们好像快要到京城了,”队伍里,跟在女子身后的一个男人低声说道,“这汉人的皇帝会不会见我们?”

????女子看着远方的路,声音淡淡的:“没什么,我们远道而来,就算是汉人的皇帝,也是要接待我们的,这是规矩。”

????男人闭上了嘴,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脸上的表情看起来依旧忧心忡忡。

????“传令下去,加快速度,今儿天黑之前,一定要进城!”女子对身边的人说了一声,男子迅速应了下来,所有的人顿时加快了速度。

????京城里头,百姓们正在过着日常的生活,和所有的日子都一样。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靠近东门的百姓们,今儿总觉着地面似乎有些震动。

????是有什么东西在靠近吗?

????随着地面的震动越来越厉害,终于,马蹄声也密集地响了起来。

????东城门上的守卫们早早地就得到了消息,所有的人全都全神贯注,握紧了手中的兵器。

????不一会儿,一队人马便来到了城门外,只见领头的红衣女子骑在一匹雪白的高头大马上,整个人在夕阳的映衬下,看起来就好似是神女下凡。

????不过城门上的士兵们并不这么想,他们全都严阵以待,举起了手中的兵刃。镇守城门的将士看着外头的那一队人马,大声喝道:“来者何人!莫要再往前!全都停下!”

????“我乃霍图部穆娜.帕提曼!”那女子也同样的喊道,“从荒北大漠而来,求见你们的皇帝陛下!”

????城门官不是傻子,自然是知道不久之前荒北大漠发生的事情的。他皱着眉头看着下面的那些人,想了想之后又喊道:“可有何凭证?”

????穆娜对着身边的男子招招手,男子立刻从随身的包袱里面拿出来一卷明黄色的圣旨。穆娜将圣旨举了起来,对着那城门官招了招。

????城门官见到那卷明黄色,心头一紧,他吩咐身边的士兵:“去,派个人出去,将圣旨拿来,再去找个人来辨一辨这圣旨,不能叫这些番邦人唬了我们去。”

????小兵立刻领命前去,只是穆娜并不愿意就这么将圣旨交出去,两相商谈之下,穆娜便决定跟着那小兵先进城。

????顿时,穆娜背后的队伍骚动了起来,对于他们来说,穆娜是他们的公主,不能够这么简单地就进入到汉人的地方,万一那些狡猾的汉人对公主不利呢?

????最后还是穆娜镇压了他们:“行了,你们都给我在这儿乖乖地等着,汉人的皇帝不是坏人,你们不用这么担心。”

????众人无法,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穆娜走进了城门。

????城门官已经下来了,他亲自来迎接穆娜,一方面是以示尊重,一方面也是打算万一有有什么不对的,便直接将穆娜给擒住。城门官笑道:“霍图部的公主殿下,还请不要责怪我们的怠慢,毕竟……我们需要看看这圣旨,是不是真的。”

????穆娜难得的好脾气:“这是自然的,你们当中应该有认识圣旨的人吧?赶紧去叫来吧。”

????城门官暗地里擦了擦汗,陪笑道:“那还请公主稍微休息片刻,马上人就来。”

????在穆娜喝完了第三杯茶的时候,能够辨认圣旨真假的人姗姗来迟:“哎,你们怎么连圣旨都不认识?还要劳动我来,真的是叫我好生失望。”

????穆娜听到了这个声音,不禁一怔——这声音,听起来有些耳熟?

????不一会儿,外头说话的人便出现在了穆娜的面前,贾赦看到穆娜之后,一眼就认了出来:“哟,这不是霍图部的小公主吗?怎么到这儿来了?”

????穆娜一开始惊讶了一下,不过随即便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冷静了下来:“贾大人,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我说怎么这小子找人来看圣旨呢,还搞得神神秘秘的,”贾赦对穆娜的印象还是很好的,他笑道,“这肯定不是假的了,我在荒北大漠的时候曾经见过的,这就是霍图部的小公主。”

????城门官这才松了口气,紧接着又开始犯难:“这……方才公主说了,要见陛下。”

????贾赦虽然平时不管事儿,但是人情世故很是精通。听到这话后,他指着城门官笑骂:“我知道你的意思,就是想要我将小公主给带进宫去是不是?罢了罢了,让你做确实难为你,正好我今儿也就跑这一趟,去,把公主的人都放进来吧。”

????城门官这才松了口气,赶紧吩咐手底下的士兵将外头的那些人放进来。

????贾赦趁着这个空档,和穆娜简单地聊了两句:“小公主,你怎么会在这儿?荒北大漠又有叛乱了?”

????穆娜神情有些忧郁,她紧锁着眉头,低声说道:“贾大人料事如神,确实如此。”

????贾赦:???

????……他就是随口一猜啊,别这么料事如神吧,他可不想在跟着上一回战场了,他年纪大了,还想在家里面含饴弄孙呢。

????贾赦分秒间心里面已经转过了好几个念头,却听到穆娜接着说道:“只是这次是我们霍图部内部的事情……我的二哥杀了我的大哥和爹爹,想要当上首领的位置。我不愿意屈从,只能够带着我的人民们反抗他,只是我的力量实在是太弱小了,便偷偷地上了京城来,想要求大皇帝的帮助。”

????听了这话,贾赦脸上的笑容散去了一些,他不由自主地叹了口气:“外战刚停下,这内乱便开始了,对你们霍图部怕是不大妙。”

????穆娜脸色很难看,但还是不得不承认贾赦说的是实话。她声音嘶哑:“皇帝一定会有办法的,我们只需要一点小小的帮助,就能够将我二哥镇压,让他去天堑的地方,永远都回不来。”

????贾赦深深地看了穆娜一眼,却没有答应,只是模棱两可地说道:“等见到陛下再说吧。”

????就在穆娜他们的人手已经进了城门,穆娜跟着贾赦往皇宫去的时候,穆娜又悄悄地问贾赦:“……贾大人,我还有件事情,想要问问你。”

????贾赦回过头来,满脸疑惑地看着她,示意她有什么话就问。

????穆娜便直接问道:“宝玉最近过得怎么样?他可还好?”

????贾赦干脆地点点头:“宝玉在家里头过得挺好的,吃喝不愁,日子也舒坦。”

????穆娜这才松了口气:“过的好就好,我先前被事情绊住,不能去见他,生怕宝玉对我心里面有……有……”

????贾赦哈哈一笑:“这你倒是多虑了,宝玉是个好孩子,再说了那个时候情况紧急,怎么都不能够和平时相提并论的,你放一百二十个心便是。”

????——

????皇宫里,皇帝正在看着奏折。

????他的脸色近日里愈发的不好看了,怎么看都有一种气血两亏的模样。尽管现在还不是寒冬腊月,但是他已经穿上了厚厚的大外套,宫殿里面也生着火,好让自己能够舒服一些。

????看完了手上的奏折,皇帝刚想要拿下一本,抓在右手的毛笔却一个不小心没有握住,落在了地上。

????大太监连忙替皇帝将朱砂笔给捡了起来,擦干净了之后递回到皇帝的手边:“……陛下,你这都看了两个时辰的折子了,还是歇一歇吧。”

????皇帝温和地笑了笑,没有说话,但是依旧坚定地翻开了下一本奏折。

????大太监劝不动皇帝,只能够无奈地叹了口气:“那陛下,老奴给陛下端些养生汤来,好歹喝两口。”

????说着,大太监也不听皇帝指挥,便自己主动去了。

????皇帝有些无奈地放下了手里面的朱砂笔,看着大太监将汤端到了自己的身边,他慢慢地说道:“我这时间不多,怎么能不多看些折子?不少事情还是早些安排了比较好,如若不然,我怕以后会留下烂摊子。”

????说着,皇帝捧起了汤碗,慢慢地喝着里头已经煲好的汤。热汤顺着喉咙进到了肚子里,皇帝这才慢慢地舒了口气——腹内空空的感觉让它忘记了饥饿,倒是被这一碗汤给勾起来了。

????“陛下,外头贾赦贾大人求见。”蓦地,有那小太监进了殿来禀报,“似乎有急事。”

????皇帝挑了挑眉,放下了手中的碗:“让他进来。”

????作者有话要说:  二更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