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里希心里有一些不忍,这个琉璃看上去与自己一般大,却背负了这么多。付出了这么多,怎么可能开心呢?

????琉璃:我是阿娘从叶府捡来的小孩,阿娘告诉我,我没有爹,也没有娘,她可以当阿娘,我要去学武,这样才是阿娘的好闺女,才配姓叶。我就这样去了死楼,三岁到十三岁,除了月初那可以看到阿娘的一刻钟之外,我都不愿意回忆。

????我姓叶,我一步一步往上爬,杀了自己的兄弟姐妹,杀了自己的师兄师姐,杀了自己的师父,最后,成为楼主。我姓叶,我不知道我为了什么而活。

????阿娘说,你要守好江山。

????我说,好。

????琉璃成为了新叶家军的主帅,她立下军令状,三年之内肃清敌寇。

????“死楼的人,也该活动活动了……”琉璃吹到玉笛,一个影子飘过。

????这三年,叶家军神出鬼没,所打之仗,均无败绩。将领叶琉璃戴鬼面具,被百姓称为“鬼王”。

????“人人均道鬼王无所不能,不成想,竟是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白衣江行一副冰块脸,说出的话刻薄至极,他扔下一瓶药之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

????琉璃看着手中的药,想起十三岁那年。

????那年认识江行,似乎也是因为自己受伤呢。江行,江神医,救死扶伤无数,琉璃是其中一个。

????琉璃突然苦笑,“如今这残破的身体啊,倒不如死在十三岁那年呢。”琉璃摇了摇头,还好,这江山,终是稳了。

????“阿娘,我做到了,你开心吗?”琉璃的眼角冰凉。

????风里希的眼泪跟着落下,她已经忘记了自己观看这个故事的初衷,她要做的,是要观察、找出这里面是否有天晶碎片隐藏的线索。

????但是这一切,在琉璃的悲伤面前,似乎又变得不值一提。

????琉璃:我的身上,有几百道刀伤剑伤的印记。在一次又一次的杀戮中,我早已麻木。每次疼痛缠身,我便回忆阿娘的怀抱,还有江行手掌的温度,这些,足以让我温暖。

????江行是神医,我杀人,而他救人。

????我早就知道我与他是两个世界的人,他是高高在上的星辰,而我,是来自地狱的极恶灵魂。他气我拿起屠刀,但是每次我有性命危险之际,他总会出现,嘴上不留情面,但是还是关心我的伤势。

????我很知足。

????叶家军胜利归来,三年前的精英剩下不足百分之一。

????叶琉璃遣散了叶家军。

????当年的事,不能再上演了。

????琉璃是公主,但是是御赐的公主,琉璃公主。当年叶家军的消失和琉璃父母的死去,均与先帝的密令有关。

????功高震主,自古多少英雄止步于此。

????多少鸟尽弓藏,她都懂。

????琉璃不愿深究过去,她的愿望很简单,那就是完成阿娘的愿望。

????如今目标实现了,琉璃心里想着:“我要离开这个地方,和阿娘远离世事。”

????回到当初的地方,琉璃看到的,是阿娘留下的一封书信。

????“阿离,你做的很棒,但是强者的路注定的孤独的,阿娘老了,不能一直陪着你,成为你的负累,你要好好的。”

????“阿娘……阿娘……阿娘……”手中的纸飘落,“我要怎么办啊,阿娘,阿离不想一个人……”琉璃口吐鲜血,终是晕了过去。

????琉璃:我什么都不剩下了,阿娘是我这辈子唯一会对我好的人,我的存在,本就是为了让阿娘不会孤单一人。

????“放过我吧,我家里的弟弟刚刚满月,我还没见过他呢……”地上哭喊着的,是我认识五年的“好友”,但是我仍旧一剑刺破她的咽喉,“你的弟弟有阿爹阿娘,而我的阿娘只有我,所以,只能让你死了。”那年她不过九岁。

????我没有朋友,也没有了家人。我喜欢的江行,每见面一次,我的心脏便会刺痛,我的存在对他来说,应该和刺一样吧。他不会杀人,看到伤者却又忍不住去救,这大概就是医者仁心吧!

????琉璃作为死楼楼主,自然是要接受挑战者的,她等着,等着会不会有人,像她当年杀死前楼主那样子的、干脆利落结束她的生命。

????琉璃一身红衣,妆容精致。

????当最后一个挑战者上台时,她有些恍惚,是江行啊……

????当江行一剑刺过来时,琉璃笑了,她没有躲,她想:“把这条命还给他也好,这样……就两不相欠了……”

????琉璃闭上了眼睛,并没有想象中的刺痛。

????真好,这是她应得的报应。

????“为什么,要杀他们?”江行的手微微颤抖。

????“因为他们该死。”琉璃有些悲凉,“但是,我也该死。”

????手上染了那么多的鲜血,死又何妨?

????只是怕身入地狱,与他永远无法相见罢了。

????江行的手无法再向前一丝一毫。琉璃用手抓住剑刃,轻轻向前一步,琉璃一点都不觉得痛,她想:“我终于可以离开了。”

????“叶琉璃,你怎么敢……”江行伸手要点琉璃的穴位,琉璃蓄力将他挥到一边。

????“江行,我死后,将我火化,我怕你嫌我脏……我……江行,我真的、真的很喜欢你……下辈子,我嫁给你好不好?”低垂的睫微微颤抖着。

????琉璃不敢听那个答案,也不敢看江行的眼睛,她拔出那把剑,慢慢走下擂台,一地的鲜血,仿佛开出了花朵。

????江行瞪大双眼,看着那抹红色的身影缓缓倒下……江行张了张嘴,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江行:我在十六岁那年遇到了琉璃,那时候她受了很重的伤,我听见她在昏迷中喊着阿娘,脸上带着微笑,是让人一看也会开心的笑容,后来她开始哭,很安静的那种哭泣,我竟然感觉到了心脏微微疼痛。她醒后,看了我好久,她的眼神很清澈。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一直注意她的呢?

????然后一次又一次的破例,为她生气为她着急,忧心战况,知道她得胜,又是那么的开心,为她开心。

????我习惯她白衣的模样,却不知她最爱红色。

????是啊,红色,那是血的颜色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