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姒盯着楚元阳手中的紫纱罗裙没有开口,但从眼神来看,是赞同了阮紫凌的做法。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见楚元阳穿戴好衣裙,便立在那盯着前方赤红的岩浆,丝毫没有下去的意思,阮紫凌不禁双眉紧蹙,恶声催促。

????楚元阳无语的侧头看了一眼阮紫凌道:“没有飞行法器我如何下去?难道让我游过去?”

????岩浆内离石岸最近的一块岩石也有数十米之远,以修真之人的体质,一跃便可以到达。

????并且岩浆中心具有强大的吸力,根本不能使用飞行法器在上飞行,有此可见楚元阳是故意刁难。

????“你的胳膊断了,难不成腿了断了,不会跳?”阮紫凌额头两侧青筋暴起,可见是多么的恼怒。

????抱着双臂退到一旁的姬姒,不可闻的轻笑一声。

????楚元阳歪了歪身子往地下一坐,一脸惬意的看着暴怒的阮紫凌,无赖道:“反正没有飞行法器我是不会去的。”

????阮紫凌瞪着楚元阳,半晌收敛怒气,讥笑一声道:“你以为除了你,我就找不到旁人做诱饵了?”眸光移向脸色大变的絮曼音,又看向楚元阳,威胁道:“楚元阳,你若乖乖听话,待姬师兄与我拿到了九曲双灵芝,我兴许可以饶一条贱命,但你若自己找死,就怨不得我了。”

????楚元阳不为所动的看看上面看看下面,就是不看她。

????“敬酒不吃吃罚酒!”阮紫凌怒斥一声,手下聚灵,对着楚元阳的脑袋隔空一掌。

????楚元阳一惊,赶紧歪了歪脖子。

????“嘭!”

????两道气流相撞,发出巨响。

????“姬师兄,你...!”阮紫凌回头看着刚收回手的姬姒。

????“她的命,岂是你说取便取的?”姬姒的声音很轻,很诱人,好似情人之间耳鬓厮磨般的低声细语。

????就算要杀要剐也得看他是否同意。

????俗话说打狗还得看主人,不对,应该是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这么形容好像也不对……

????阮紫凌面红耳赤的看了一眼姬姒,傻傻的收回手,不在提杀了楚元阳这类话。

????“还不去?”姬姒这话是对楚元阳说的。

????楚元阳本想着能拖一时就拖一时,能骗一件法器就骗一件,哪知人家根本就不给她这个机会。

????叹了口气,从地下爬起来,慢悠悠的走向如血般赤红的岩浆,走到石岸边时,漠然回首,冲着姬姒叫道:“喂,你抓赤焰蟾时动作要快些,不然我的小命可就保不住了。”

????不知怎么的,姬姒虽然看起来很怪异,并且对她的态度也是凶巴巴的,但她能感觉到,他不想要她的命。

????阮紫凌看着滚滚岩浆嘴角勾起一个诡异的弧度,道:“你可知赤焰蟾重要靠什么发起攻击?”

????额?

????楚元阳愕然而视。

????阮紫凌确实没有再开口。

????“楚,楚姐姐,你小心些。”正当她准备一跃而起时,絮曼音朝她走过来,怯怯的低声说了一句。

????她朝絮曼音看去,见她正在悄悄的看着姬姒,摇了摇头,又莫名的点点头,接着,脚跟借力,轻点地面,一跃而起,热浪拂面,那种炙热的温度像是要把整个人给融化般,带着灼烧与辣痛恨不得褪去一层皮。

????‘滋滋滋!’

????脚底意料之中的冒起白烟,一阵焦臭肉香窜入鼻息之中。

????楚元阳忍住脚底钻心般的疼痛,盯着脚下的白色布鞋暗道:她怎么忘了问阮紫凌要一双防御型的鞋子?但回头一想,若阮紫凌有防御型的鞋子,方才她自己也用不着受脚底烧伤之痛了,看来阮紫凌也不是什么东西都有嘛!

????叹了口气,伸手揉了揉发痒的鼻子,紧接着一步一步的跳上一块又一块凸起的赤色岩石。

????当越来越接近九曲双灵芝时,明显的感觉到空气中的温度到达了热的顶峰,感觉不到一丝湿度,干燥的吓人。

????心率莫名的加快,整个人紧张的想立刻扭头逃跑,但,她不能回头。

????尽管浑身上下热汗淋漓,如同从水中捞出来般,但她依旧硬着头皮向前走。

????待来到距离灵芝最近的那块赤色岩石时,没有立即伸手去试探,而是顿住脚,悄然的从储物钱袋中摸出两张一品爆裂符,想了想,又摸出两块下品灵石。

????她虽不指望手中的爆裂符能够制衡赤焰蟾,但好歹拿在手里能够壮壮胆,有总比没有好。

????“等等!”

????正当楚元阳准备把手中的两块下品灵石朝慢慢展开小雨伞般的蘑菇头的灵芝扔过去时,姬姒不知何时站在了离她不远处的一块赤色岩石上赫然出声阻止了她下一步的动作。

????楚元阳不解的看着他。

????“你准备就这样赤手空拳的去诱它出来?”没等楚元阳开口,姬姒双眼弯弯,似乎在笑,可楚元阳却是感受到了他的愤怒:“你若是不想活了大可吱一声,兴许我可以大发慈悲的帮帮你。”

????“什么意思?”楚元阳缓缓站起来,与姬姒对视。

????“嗤!”姬姒鄙夷的笑了一声,道:“赤焰蟾主要是靠双腿发力跳跃,瞬间便可跳出数十丈远,而它的舌头与毒液便是最好的武器,你觉得就你此刻站的位置是否在它的攻击范围内?还是说,你认为你有能力躲得过它的攻击?”

????楚元阳皱了皱眉,怪不得刚才阮紫凌以看好戏的口吻问她‘赤焰蟾靠什么攻击’。

????一句话也没说,默默的转身,跳向身后一块又一块的赤色岩石。

????待离灵芝约二十丈左右的距离时,她才停下脚步。

????“赤焰蟾的舌头具有黏性,它的毒液腐蚀性非常强。”姬姒抱着双臂站在远处,冷不伶仃的开口。

????他虽没有明说,但楚元阳知道,他这是在提醒她。

????扭头冲姬姒感激的笑了笑,姬姒露出一副‘本大爷不屑理你的表情’。

????楚元阳也不在意,再回首,面色开始变的凝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手下聚灵,两块婴儿拳头大小的灵石脱手朝赤红的岩浆中的灵芝击去。

????同时,她以掩耳不及之速,迅速的跳到另一个方位的赤色岩石上。

????“滋滋....!”一连串的腐蚀声响。

????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腐臭与糊臭混合的气息。

????楚元阳侧脸张望,当看着眼前的一幕,登时后心一凉。

????方才所站的那块赤色岩石已经焦黑一片,并且石块中心被某个不明物体腐蚀了一大片。

????好快的速度。

????她甚至没能看清是什么模样的东西发起的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