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风虽冷,可徐长安刚喝了酒,浑身正发热。这晚秋的风正好给他带来了一丝凉爽,李道一看了他一眼,随即一愣,摇了摇头。

????“你这家伙,怎么说睡就睡,这一辈子他的洞房或者就只能闹一次了,我可不想错过。”

????说着,便摇摇头,带着微笑,朝着婚堂走去。

????除了风声,便只有细微的鼾声。

????月光照在了树下,照在了脸上。

????……

????李道一醉醺醺的走了过去,远远的看到蓝宇还在被一群人缠着敬酒,他的脸上全是笑意,来者不惧,觥筹交错中,尽展笑颜。

????李道一鄙视的瞧了一眼正在和宾客饮酒的蓝宇。蓝宇真正的酒量,他和徐长安都知道。要是这小子不用修为悄悄逼出酒,他们两加起来估计能喝一百五十个蓝宇。

????他曾经悄悄和徐长安说过,自己能喝五十个蓝宇。结果有一次他和徐长安喝了一次酒,徐长安也不逼他,就一直喝着。最后李道一只能咽了咽口水,不知道从哪儿撤了一块小白布,缠在了筷子之上,然后放在酒坛里,表示服了。

????他自问,只能喝半个徐长安,所以他们两加起来,能喝一百五十个蓝宇。

????当然,前些日子客栈里那次不算。毕竟开怀畅饮和心里有事的闷饮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蓝宇这小子现在都不醉,当然是暗自用修为将酒给逼了出来。李道一敢打赌,若是仔细的看蓝宇一直下垂的左手,便会发现他中食二指中不停的有液体淌出。

????李道一想了想,一脸的坏笑,稍微整理了一下衣冠,走了过去。

????他闯进喧闹的人群,宾客都知道这人和新郎官关系匪浅,新郎官不能灌他酒,待会的**一刻可是值千金呢!

????但是,这位小兄弟却没有**一刻。加上又是新郎的兄弟,所以众人便都围了上来。

????李道一来者不拒,不过他也同蓝宇一样,用修为将酒全部逼了出来。不过,他的法子可比蓝宇高明的多,蓝宇是将酒从手指尖逼出,可他却不一样,是从脚底下。

????不多时,李道一仍然精神奕奕,不过一双鞋子却是湿了。

????眼看得时间差不多了,李道一便咳嗽了两声,站在了高处。

????所有人顿时静了下来。

????“诸位,喝也喝得差不多了,吃也吃得差不多了。咱们该进行下一环节了。,“

????说着,便站在了高处朝着众人挤了挤眼睛,众人会意,立马拍手大笑道:“对对对,该闹洞房咯!”

????听到满堂喝彩吵闹,蓝宇的脸红得骇人,不知道是酒太烈,还是羞红了脸?

????“不过,咱们可不能这么轻易的绕过他。咱新郎官酒量大啊,所以入洞房之前再喝一坛如何?”

????此话一出,方家的家主才想阻止,便被李道一一瞪,顿时不敢再言语。

????“好好好!”

????听到此话,底下的人岂有不同意之理。大家都开心的起哄,甚至有人说,一坛子不够,得两坛。还有人说,作为兄弟的李道一也应该喝一坛。不过,这些话都被李道一自动忽略了。

????蓝宇看了一眼李道一,李道一早已拿了一坛酒过来。

????蓝宇再度深深的看了一眼李道一,咬牙切齿的,不过还是满脸高兴的接过了酒坛。

????反正能够逼出来,最多就是多跑几次厕所。

????蓝宇接过坛子,双手捧着坛子,自然不能够从手指中将酒逼了出来,便只能费点劲,从脚掌之上将酒逼出来。

????他想到了法子,自然便不怕。豪气干云的拿起酒坛,直往自己嘴里灌。

????李道一看着蓝宇,满脸的坏笑。

????“不怕不怕,慢点喝,慢点喝。”说着,便把手自然的搭在了蓝宇的肩头之上。

????蓝宇顿时一愣,脸涨得通红。他本来就是靠体内的法力将酒逼出,可李道一这一搭手,一股精纯的法力阻挡住了他法力的运行。

????他此时又不能将酒坛放下,反正别人也看不到,便小声的说道:“你干什么?”

????李道一“嘿嘿”一笑道:“你赶紧喝酒啊,喝了酒才好洞房,不然我怕你没胆子。”

????蓝宇脸憋得通红,只得小声的说道:“快放开。”

????李道一装作没听见,还朝着那些看戏的宾客说道:“新姑爷海量啊!”

????顿时,下方再度传来了笑声。

????“一百两银子。”

????李道一突然听到五个字,眼睛都眯了起来。

????手上顿时一松,可却未完全的拿开。蓝宇体内的法力也能勉强流转了,不过照这种速度下去,大半坛酒也要下肚。依照他的酒量,几乎和不省人事没什么差别。

????“一千两银子。”蓝宇只能再度小声的说道。

????李道一眼睛眯得都快看不到缝了,嘴角也往上扬,心里得意至极。

????手上劲道再一松,蓝宇顿时松了一口气。

????“再加一千两,你给我松开。”

????李道一听到这话,立马小声的回道:“好的,大爷。”

????说着,便将手离开蓝宇的肩头,鼓起掌来。

????“加油!”

????“海量!”

????他随意的吼了两声,那些宾客顿时也跟着吵闹起来,一时间热闹非凡。

????……

????长安,城外几十里远有一个酒家,那里的鱼远近闻名。

????烛火摇曳,长安的风吹进了酒家。

????“这么晚了,明日再进去吧!”女人淡淡的说道。

????“那个混小子去了荆门州,我还知道,姬方萍收的那个小丫头也去了那儿,并且督查院的人为了邀功,一路追了过去。去的还都是些小宗师,我怕那个混小子身份暴露出来。那个小家伙和圣皇的心血都白费了。”

????酒家老板娘顿时一愣。

????“哪个小家伙?”

????男人皱起了眉,还是说道:“不就是夫子庙那个小家伙。”

????酒家老板娘顿时一阵语塞,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或许敢将小夫子叫做小家伙也只有这个不承认自己是师兄的师兄了。

????看到老板娘的表情,齐凤甲只能嘟囔道:“肯定是小家伙啊,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还没那个混小子大。”

????女人瞪了他一眼,这位号称“刀圣”的男人便不敢再言语了。

????“我问你,你整日在这儿待着,怎么知道那么多的。”

????听到这话,齐凤甲便立马神气起来。

????“英雄豪杰的兄弟遍布四海,别说小小荆门州,就是北蛮的消息,我也能知道。咱江湖儿女,别的不多,就是兄弟多!”

????老板娘最见不得齐凤甲这副神气的模样。

????“既然兄弟多,怎么不去投奔他们,还在我这儿赖着酒钱!”

????提到这茬,齐凤甲顿时垂头丧气,低着头,不敢言语。

????老板娘没好气的看了这个男人一眼,明明是个名动四海的大人物,怎么到了自己这儿,便和个大孩子一样。

????“行了,早去早回吧!”

????老板娘挥了挥手,将齐凤甲打发走。

????齐凤甲走到门口,突然转过头对着老板娘说道:“我一定早回,记得给我留门哦!”

????老板娘俏脸一凝,气得贝齿咬住了下嘴唇,终于从牙缝中吐出了一个字。

????“滚!”

????……

????齐凤甲一路畅通无阻,直接来到了督查院都御史潘金海的住处。

????这个胖子被这位“客人”吓出了一身冷汗,披着衣服,站在了这位大人物的身前。

????“不知道前辈前来有何要事啊?”

????齐凤甲坐在桌子旁,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慢悠悠的说道:“听说你在荆门州抓人?”

????“是的,不过都是些前朝余孽。”

????“嗯。”齐凤甲点了点头,朝廷的事他也懒得了解。

????“不知道前辈有何吩咐?”

????“没什么吩咐,不过别抓错人了,别把我晚辈给抓了。”

????潘金海一听这话,心里一惊,莫非是手下抓错了人。不过他久经官场,自然不会立马露怯,便小心翼翼的问道:“不知道前辈的晚辈是男是女?”

????“男。”

????听到这话,潘金海顿时松了一口气,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立马赔笑道:“那决计不会抓错,我手下寻的是一盲女。”

????“可我怎么听说,有人要对他动手了呢?”

????齐凤甲没有看向潘金海,反而拿起茶杯,轻轻的抿上一口。

????“怎么可能……”他话还没说完,顿时想到了一种可能。

????手下远出办公,狐假虎威也说不一定,为自己谋点私利,都实属正常。毕竟这些年,他也没少做这些事,不过他借的是圣皇的势,而别人借的是他的势。

????“晚辈一定约束手下,严厉谴责他们。”

????齐凤甲摇摇头。

????潘金海有些着急,便哭丧着脸道:“前辈,请您明说吧,我的确不知道。”

????齐凤甲看了他一眼,便直接说道:“前些日子是不是有人飞鸽传书而来。”

????潘金海一愣,点了点头。

????确实是有人飞鸽传书而来,不过一般要紧的事都会派人加急送来,飞鸽传书这种不靠谱的途径,很少会用来传递重要事情,毕竟这些普通的鸽子又不是护龙卫那些训练有素的鹰隼。

????其实他哪里知道,手下的人都受了伤,可从扬城派出去长安的人都被徐长安给拦下了。而那些人不愿意打草惊蛇,所以才用了飞鸽传书的方式。同时,仍旧隔三差五的派人送公函,用来麻痹徐长安。

????潘金海听到这话,立马去找那只鸽子,把鸽子上的信给解了下来。

????看完之后,他终于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前辈放心,晚辈现在就修书一封,让他们别殃及他人。”

????齐凤甲听罢,点了点头,便消失不见。

????齐凤甲刚走,一道尖细的声音传来。

????“圣旨到!”这三个人差点把潘金海吓得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这么晚来了一道圣旨,肯定是紧要的事。

????他毕恭毕敬的接完圣旨,笑脸将如今圣皇身边的红人李忠贤送走之后,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

????“这帮混账,到底怀疑在谁头上了,抓女的不就行了?非要招惹人家。”

????说着,便急忙修书一封,请了一位小宗师送向了扬城。

????……

????同时,荆门州州府。

????太守府迎来了一位贵客,青莲剑宗的代宗主。

????……

????“听说少爷在扬城,还要成亲了,我得去看看。”

????一老头御空而行,腰间挎着一个酒葫芦,脸上露出喜色。

????“生得是何模样不重要,只要屁股大,能生养就行。”

????他喃喃自语道,突然鼻子一动,闻到了一股酒香,便立马落了下去,正是荆门州的州府。

????……

????一群人簇拥着蓝宇去新娘的房间,一路上受尽了“折磨”,可他也自得其乐。

????“轰隆”一声巨响传来,为首一人手持督查院令牌带着一队甲士冲了进来,他的身后则是跟着一个穿着锦袍的中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