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已降临,荇衍站在窗边,背影挺拔,看着月色,眸光很深。子衿站在他身后,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奶着个嗓子,“唉,眼看着就要下雨了,总感觉这惩罚对一个姑娘来说,残忍了些。”

????“残忍?”荇衍突然冒出一句,吓了子衿一跳,他还以为堂主没听他讲话。

????子衿脑子转了转,连忙答,“年轻女子,给她点教训也是应该的。”然后他生怕荇衍迁怒于他,赶紧打了个哈欠,“子衿有些乏了,明早还要去先生那。”

????不等到荇衍回过头来,他对着背影行了礼,整个人一溜烟的就不见了。

????这青衍山的天气也是怪异,突然想起了冬雷,然后雨顺势下来,噼噼啪啪的打在屋檐上,串成水珠,在落到地上,形成小水洼。

????他披了件蓑衣,很快便消失在雨中。青衍山的初冬异常的寒冷,下着雨的山顶,更是刺骨的寒。大病初愈的人,受了这寒气入侵,很容易落下些病根。

????浮生没办法,找了个石块坐着,等雨停。青衍山之大,却没有个避雨的地方。她的外袍都能挤出水来,索性脱了下来,一边挤水、一边打着哆嗦,嘴唇冻的发紫。

????荇衍就是这个时候出现的,她的狼狈,完完全全的落在他的眼里,毫无保留的。

????死过一回的人,就没有那么矫情,遇到点事就痛哭。她虽觉得狼狈与委屈,还是故作坚强,可这副模样落在荇衍眼中,却是另外一种感受。

????“冷吗?”他主动开口。

????浮生没想到他会出现,心中原本对他的一点哀怨,烟消云散了。她摇了摇头,牙齿却不住的打颤,“不冷,只是我迷了路,现在还没有找到子衿,对不起。”

????荇衍将蓑衣解了开,披在浮生身上,浮生仍抖的厉害。他的声音有些低沉,“你把衣服脱了吧。”

???????!!!

????浮生瞪着眼睛,紧紧抱住自己,避让的有些远,“你,不要趁人之危!”

????荇衍背过身去,将自己的外袍脱下,反手一扔,刚好盖在她的头上。她羞红了脸,原来人家堂主并没有那么些歪心思,纯粹是看她可怜而已。

????她闻着他的衣服,是淡淡的碱水味,有种莫名的踏实。她礼貌的谦让了下,“你把衣服给我,你不冷吗?”

????“......”

????没人理睬她,浮生自讨个没趣,想着还得去找子衿,把湿衣服脱了去,直接套上了他的外袍!古有男女授受不亲,她不知道这算不算间接的肌肤之亲。她小脸红了红,咳嗽一声,“我们快去找子衿吧!”

????说完还打了个喷嚏!

????荇衍转过身来,看她穿着自己宽大的衣服,模样有些滑稽。然,终究是没狠下心来,继续责罚她。

????他提起她,用轻功下了山。隐蔽之处,浮生眼尖的看到了自己住的屋子,她急道,“我不能回去,子衿还没有找到。我不像某些人,习惯冷漠,习惯见死不救。”

????急的她完全忘记了,自己现在是有轻功的,虽然偷袭荇衍也赢不了他,但绝不是毫无底气的。

????荇衍冷哼一声,语气凉薄,“见死不救?那你此时应在青衍山顶冻死、饿死。”

????浮生赌气撇过头去,不同他说话。荇衍把她扔在房间里,便往外走。

????好端端的一个英雄救美,硬是被他们搞成了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唉!

????可荇衍走了几步,好像不解气似的,又回了头,又......又把浮生提了起来。

????浮生心觉委屈,两只眼睛红红的,像只小兔子,仍是赌气。

????这回,荇衍将浮生丢在了子衿的房间里,然后自己翻墙走了。子衿听到声音后醒来,只看到浮生一个人傻不愣登的杵着。

????“你怎么穿着堂主的衣服?”

????“哦”,浮生瞬间脸红,还不都是因为忧心眼前这个人吗?他还跟没事人一样!

????她看到子衿一个人躺在床上,呼呼大睡,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好你个臭子衿,让我苦找了你一天。”她故意扯开话题,说完,她上手去捞子衿。

????子衿怕她挠痒痒,钻进衾被里,赶紧求饶,“我醒来发现你不见了,以为你遇到了危险,就急着下山找堂主去救你。可堂主一听你说的‘山顶奇观’,就认为你是有预谋的,说要给你点教训。唉,我也很无奈啊!”

????浮生松开他,有些心虚,“这样啊!”

????子衿从被子里探出个脑袋,“就是这样。你究竟有没有找到奇观在哪里?”

????“哦”,浮生心虚道,“没有啊,我也没找到。”

????子衿学做大人的模样,叹了口气,“可惜了。”

????浮生把子衿按下来,给他盖好被子,“早点休息!”

????“你还没告诉我,为什么偷穿堂主的衣服呢?”子衿不满浮生把他塞进被子里,抗议道。

????浮生快速将他屋子的门关好,迅速消失在雨中,仿佛没有听到子衿的追问,但她听得清楚,心中那扑通扑通的心跳。

????她一把推开了荇衍的门,刚好看到他结实性感的背,大吃一惊,又退了出去。来的匆忙,她刚刚竟忘了敲门。

????浮生调整了一下情绪,遂有模有样的敲起门来,然而门内的人并未有打开的意思。反应,里面的油灯被人熄灭了。

????真真是欺人太甚!

????她气哄哄的推开门,叫道,“什么意思啊,我一敲门,你就熄灯。”大概,她最大的收获,就是在荇衍面前,她能做自己。

????好像......好像,在那个人面前,她也能做到真性情。只是,她自己并未察觉。

????浮生摸黑,不知道绊了什么,一下子向前栽去。好巧不巧的,正好扑在荇衍身上。

????她的脸抵在他的胸膛上,虽然他已经穿上衣服,合衣躺着,浮生还是隔着他的亵衣,感受到了他的热度和那铿锵有力的心跳。

????“你这是、霸王硬上弓?”黑暗中,一个清冷的声音传来,浇灭了浮生的幻想。

????她现在扑的正是江湖上杀人如麻、令人闻风丧胆的青衍堂堂主啊!她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